农村拜把子的兄弟母亲去世,要不要戴孝帽?

最后,干妈的遗嘱宣布了,由于阿邦的出色表现,干妈把自己最喜欢的陶瓷沙皮狗,对,是狗,狗,不是真的,是假的狗。作为遗物送给阿邦,阿邦感激不尽。我可以简单的把这个解释为:干妈认为阿邦是他最得力的一条狗。

于是我重刷了007系列,除了发现他真的叫做James
Bond,也发现电影的重点,真的是玩妹子。

我再大些才听母亲说:干妈原不是本地人,估计是被人贩子贩卖来的。她嫁了几次,那几个丈夫都故去了!她的四个孩子是她那些丈夫们的孩子。可丈夫死了,孩子们大了却嫌弃她,她无依无靠,只好再嫁。

“你不承认无所谓,反正鹿鹿就是你干哥哥。来,小韵先喊一声!”

问:农村拜把子的兄弟母亲去世,要不要戴孝帽?

到这里,步入高潮。
师哥顺利找到干妈,此时干妈身负重伤。阿邦由于受到小喽喽的阻挠,掉进冰湖。危机关头,师哥的恋母情节油然而生,想到干妈当初对自己的恩情,不忍动手杀了干妈,但是不杀又不能缓解心头只恨,师哥和干妈紧紧相拥,想和干妈同归于尽。

老师说,明天叫你爸来。

如今的我很轻,已背负不起时间的重量。我的记忆时常在以前的岁月里游荡,它会唤醒我记着的记着,也会把我不愿记着的记着翻出来。然后有些面孔便会突然从岁月深处向我露出一张笑脸来!

“火腿骨,带油的火腿肉、香菇、竹笋、山茶菇、枸杞、红枣,然后就是厨房常用的东西。”

图片 1

刚刚去看完洞洞7,一股吐槽的怨气油然而生。不吐不快,亏老子日日盼,夜夜盼,就此等智商的电影让我情何以堪。
首先,阿邦舍身搏斗,干妈下令开火,枪手放黑枪,结果走火,阿邦掉下大桥,被冲下几十米高的瀑布,不死,只是断了四根肋骨,这不科学啊。然后被不明身份大波妹子救起,嘿咻嘿咻嘿咻。
干妈以为阿邦挂掉,深刻悼念阿邦,结果干妈的前干儿子,也就是阿邦的师哥来找茬,干妈的老窝被炸掉,阿邦看不下去,果断撇下正在嘿咻的大波妹子,回到了干妈的怀抱。
阿邦留下很严重的后遗症,打枪打靶子脱靶,引体向上拉不动,考智力脑子不好使。完了,目测要废,干妈给阿邦走了一个后门,阿邦失业再就业。不过阿邦唯一没有弱化的就是把妹和嘿咻技术,显示背后放黑枪干掉了仇人,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的速度搞定了师哥身边的巨波妹子,巨波妹子带着阿邦去见了师哥,师哥极力拉拢阿邦投入他的怀抱,使用了摸大腿的卑鄙伎俩,看到这里,眼略瞎。阿邦不为所动,阿邦的眼里只有干妈的倩影。阿邦牺牲了巨波妹子抓到了师哥。

对很多人来说,硬盘里都是学习资料,是打死也不能泄露出去的机密。然而,在2013年,军情六处的硬盘丢了,特工们的名单和X照全都被人知道了,死了好多人,于是JB又一次展开了调查顺便找妹子。但这一次一切都变得很艰难,连老窝军情六处都被人炸掉了,所以没地方去报销买车钱了,于是JB开回了1964年的阿斯顿马丁DB5。

后来我们村里有戏或者演电影,干妈必赶到我们村子看。婆会让母亲像尊敬神似的敬着干妈:给她从家里搬了椅子去、买瓜子,拿水杯泡好茶让我拿着双手递给干妈。每当这时干妈会用她的厚嘴唇先亲我,然后抱我起来夸我是她的好女儿。她喝了水会边看电影边抱着我,有时候我就坐在她肩膀上,直到电影散场。有好多次,我的下巴捱着她的脑门睡着了!

“今天先生回来吃饭么?”

农村拜把子的兄弟母亲去世,要不要戴孝帽?

在我们这边农村的确遇到过一些类似拜把子或称兄道弟的情况,一般如果兄弟义气特别重的话,不仅是要带孝帽,也会跟随孝子后面跪拜,直到去世老人入土为安才会结束!另外,为了体现哥们情义,也会一人请一棚吹拉弹唱的戏班助兴,以表示“拜把子”的江湖义气!

记得以前在我们村就有一户人家的大儿子在县城里与当地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拜了把子,其中有几个是我们当地县里很有钱的富人,因为我们村这个农户是拜把子中最小的辈分,虽然生活不是大富大贵,但一直受到其他拜把子兄弟的照顾!后来这位农户家里老人去世了,其他拜把子兄弟不仅跟随这户孝子守孝三天,还一人请了一棚戏班,因为拜把子兄弟会有七八个,也就是那次丧事活动就有七八棚吹拉弹唱的戏班,可谓是非常热闹、有面子、有排场,甚至吸引了周围村里人来凑热闹助兴,算是我们村丧事方面办得最风风火火的一户人家!据说那次白事随钱金额就超过了几十万以上,这在过去是一户农村人家几年的收入水平还要多,因而就会非常有面!

在农村,白事活动上带孝帽其实挺正常或普遍的,对于农村长大的朋友应该比较了解,一般白事活动上,主要是由本村的村民共同帮助完成丧葬流程,因为很多农户都是同姓宗族的血缘关系,往往都会或多或少带点亲情!因而就会看到很多忙碌的农户也会带有孝帽!

而对于外姓亲属,不管亲戚关系远近,往往来了吊孝后都会给一盏孝帽带,一般在丧事活动现场是需要配戴的,而出了农户门口或出村后才可以摘掉,这样一方面是对老人去世的敬重,另一方面就是体现农村人在传统人情世故方面的特别看重!而对于非亲非故的朋友和同事,如果亲临现场吊孝也是和亲戚一样的礼遇,基本上没有多少区别的!

不过,这几年随着农村人外出打工或进城生活的情况越来越多,导致很多带有亲情关系的农村人有时在远亲丧事活动上往往很少参与了,一方面是常年外地打工回村不方便,另外就是进城生活后在人情世故方面越来越淡,尤其是农村年轻人不愿回村过多参与!因此,我感觉如果“人情味”看重的话,即便是拜把子兄弟也是可以戴孝帽或与孝子一起守孝三天的,但如果人情淡薄或只是金钱利益结交的兄弟,那么不戴也就无所谓了!

师哥纠结三个小喽啰,假扮警察杀进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找干妈报仇,干妈正在被上头批斗(由于老窝被师哥炸掉的事情)。结果师哥带着俩小喽啰见谁灭谁,(安保无力吐槽)直接杀入,阿邦关键时候挺身而去,救出干妈扬长而去,师哥无功而返。
至此,阿邦带着干妈回他老家,偶遇干爹,(干爹和干妈没有任何关系)。阿邦知道师哥要来报仇,所以他将计就计,干妈就是诱饵,然后阿邦和干爹干妈商量对付师哥的计策。然后三人乐呵呵的玩起了《小鬼当家》,布置各种陷阱。但是装备实在民工,只有打鸟的猎枪,阿邦瞬间找回了童年的快乐,打罐子百发百中。师哥带着先进的武器开着黑鹰直升机来报仇,阿邦再次背后放黑枪干死了一干小喽喽,这时候阿邦玩起了《反恐精英》没有装备不要紧,背后放黑枪,捡枪再战。师哥不甘示弱,阿邦守房,师哥攻房,师哥扔炸弹,阿邦先让干爹和干妈开溜,自己深知走投无路,决定做用俩煤气瓶做地雷。俩煤气瓶威力实在了得(无力吐槽),随便炸飞黑鹰战机,师哥的喽喽死伤大半。阿邦靠隧道跑路,极力想和干妈干爹汇合。

扫一扫,强势进入拍卖会

我记得干妈抹头油,头发又黑又亮还香;干妈也抹紫罗兰粉,脸抹得比一般农村人白;干妈脚上总穿一双老式黑皮鞋带点跟。出于好奇我想穿,干妈脱下她的鞋给我穿,然后她坐在旁边大笑,上嘴唇快捱到鼻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干妈不漂亮但她喜欢打扮自己!

“不用不用,磕头也不用,奉个茶就行。”

农村拜把子的兄弟母亲去世,要不要戴孝帽?

在农村拜把子兄弟特别多,拿我哥哥来说,他有十来个拜把子兄弟,一到了过年哥哥的拜把子兄弟来家里拜年,十多个男的我往家屋里一站,原来很空的屋子瞬间就会觉得特别拥挤,以前他们过年都是在家里聚会,每次聚会都要找帮手来做饭,还好这几年都去饭店聚会。在农村拜把子兄弟虽然没有亲兄弟之间关系那么近,但是不管谁家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去帮忙,这不前段时间哥哥的拜把子兄弟的妈妈去世,哥哥也是披麻戴孝待了三天才回家。

既然小辈的是干兄弟,那么干兄弟的爸妈便是干爸干妈,在干兄弟的母亲去世后,在我们这里有干儿子也要披麻戴孝的习俗,但是只是戴孝帽穿孝衣,但是不能像亲儿子一样穿孝鞋,头白根不白,这样别人能一目了然看清楚自己和逝者的关系,自己虽然和逝者的亲儿子一样履行儿子的义务,但是姓氏却不一样。

前些年在我们这里很多人都会拜把子,比如我哥哥的拜把子兄弟都是他们的小学同学,岁数相同,又都在同一个村子里居住,所以平时来往的特别的密切,虽然现在有很多人会在县城买房子在县城定居,但是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大家都会赶到。

在前几年妈妈生病在医院住院,虽然哥哥并未通过他那些拜把子兄弟,但是在大家知道以后,都带着礼物来看望妈妈,妈妈当时还说,这以前看着个个都不着调的人,长大了个个都挺懂事。后来妈妈听说谁家有人生病,也会叮嘱哥哥多带点东西去看望。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个个比亲兄弟还亲。

每个地方的风俗习惯都不同,在我们这里拜把子母亲去世后,拜把子兄弟是要穿孝衣戴孝帽却不穿孝鞋,你们那里是怎么样的呢?欢迎回复讨论。

我就给别人带个孝,但是我必须带,因为去世的是我发小的妈妈,发小又是我最好的闺蜜,又是我儿子的干妈,又是我的媒人,又帮助我很多,所以我自己愿意带孝,因为小时候去她家玩,她妈妈对我很好,在她家吃饭睡觉,她妈妈都喊我幺女,到现在我还记得,我小时候去闺蜜家睡觉,早上我和闺蜜还在睡觉,闺蜜的妈妈就喊我们两个,两个幺女,起来吃饭啦,那感觉真的好幸福啊,唉,干妈去世好几年,我还真的很想她老人家,愿干妈在天堂里过好每一天,😭😭😭

既然都是“拜把子”兄弟了,是一定要戴孝帽的。按我们当地还要穿孝衫呢!这是因为:

“拜把子”似亲兄弟。相互之间的协议和同饮血酒、叩头换帖、对天盟誓的过程,这个过程叫“把子”。“拜把子”是朋友结为兄弟姐妹。也就是友情的升华和社会关系的定格。他们在生活上互相关心、支持和帮助,遇事互相照应。虽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却如“亲”兄弟一般。“拜把子”的母亲也把你当儿子看待,她去世后,你这“儿子”戴孝也合情合理。

亡者为大。就我们当地还有的习俗,若遇丧事,出殡的前一天要摆酒席,俗称“过事”,村里帮忙的、行人情份子钱的,除了是逝者的长辈,或外姓年长的外,其他人不管你“五服”以外,还是属于同乡同村的乡邻,管事的都会给你一顶孝帽,民间把这叫“撒海孝”,这也是农村丧事不可少的一个议程。乡邻姑且如此,那“拜把字”还有啥纠结的,一定得戴孝帽。

儿女及女婿及外生甥都是“内亲”,我们这里是用白布做成简易的衣服,其实就是袍子,不过当地叫孝衫。这样的“着装”,在丧事之上明显地与众人只着孝帽有区别,说明其身份特殊,是重孝之人。“拜把子”也是儿子(或女儿),是应该着孝衫的,何至是戴个孝帽而已。

都有不分彼此,患难与共的初衷和盟约,理应毫不含糊地戴上孝帽,为“母亲”守灵、送葬。大家觉得呢?

我是乡村黑嫂,我来回答。

农村拜把子的兄弟,父母死后用不用戴孝?

什么是拜把子?拜把子就是:君父既吾父,君仇是我仇。

但这里有两种情况,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那么,这两种情况是什么呢?

咱们分开来说。

一:同村拜把子兄弟

农村拜把子的兄弟母亲去世,要不要戴孝帽?。说实话,拜把子这种事,现在不多见了,以前在农村有很多,几个人对脾气了,或者在村里从小玩到大,于是有人提议拜把子,别人多半也会欣然同意。

于是,几个人学着电视里面,点几根香,扑通跪下,学着电视里喊几句口号,什么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啥的。

一番口号喊过后,多半就会有人提议喝点,大家也同意了。

几个人提点啤酒和白酒,简单弄几个菜,坐下喝着喝着,有人庄严的出去上厕所,有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就伤心了,有人站在窗台边上,用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过的严肃表情唱《这一拜》,有人躺在床上,憧憬着电视剧里那些结拜兄弟的种种神奇过往……

等喝完,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从此,几个人心里亲近了,总觉得有种神奇的纽带把他们给无形的连在了一起。

不过,等到这群人中,有一个的父母去世了,尴尬就来了。

因为农村是个半封闭的社会,大家彼此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而且村里又极为注重辈分。

自己拜把子的兄弟父亲死了,自己去披麻戴孝吗?如果不去,拜把子的意义何在?如果去了,按辈分,兄弟的父亲该喊自己叫“爷”。这样去哭,别说自己尴尬,自己老爹也不能答应啊!

那怎么办?

村里想的办法是:发孝服,但不强求穿,老人出殡时,自己想自己的辈分,如果能趴前面哭则可以,不能的只需要跟在灵车一边就行。

这完美的解决了尴尬,所以农村人的智慧真的是让人惊叹。

这种的是可以跟着灵车的,但下面的,就必须要披麻戴孝的哭了。

二:外地的拜把子兄弟

很多农村人长大后会外出,社交能力强的,就会结识很多朋友,脾气对了,磕头拜把子的也多。

在这里,我们必须要理解这个拜把子是干嘛的,就是结为异性兄弟,从此以后,就成兄弟了。什么是兄弟?爹娘换叫,儿女改称。

既然是这样,拜把子兄弟的爹,也就是自己的爹,拜把子兄弟的爹死了,就跟自己爹死了是一样的,需要披麻戴孝,需要灵前痛哭。

所以,某人家里老人去世,如果是外地朋友来了趴灵前哭,那肯定是拜过把子了,给孝服的人也会询问确认,然后给一套孝子的孝服。

总结:拜把子是从古时候就传下来的一种习惯,中国人又喜欢结交朋友,所以拜把子没有什么不好的,只要不是聚集在一起危害社会,这种现象就会一直存在。

最后要说,题主看自己是什么情况而定,能哭则哭,不能哭也不丢人!

我是乡村黑嫂,喜欢我,请点击关注。

拜把子兄弟在我们农村有很多,以前拜把子都是异姓兄弟,山南海北哪里都有,都是在一起同甘苦共患难的兄弟,能为朋友两肋插刀,才拜的把子。。

现在的拜把子兄弟都是胡拜瞎拜的,就我村而言,有两拨拜把子兄弟,而且都是同姓,一个大家族,虽然已经出了五服,但是辈分没变,以一个辈分最晚的来算,他这八个人当中,有一个是按辈分他应该喊老太的,两个应该喊爷爷的,一个应该喊叔叔的,两个喊表叔一个喊哥的。

16年九月份他的父亲去世了,在我们这拜把子兄弟要来尽孝的,从去世第一天开始,要送汤,一天3次连送3天,一直到安葬下地,他们要披麻带孝,和孝子一样的着装,除了他们花的钱比孝子少以外,孝子做的事他们都要做到。

因为是本村,村民全部知道他们的辈分,在送葬队伍上,村民都会议论纷纷,爹爹给孙儿披麻戴孝,这世道变了,在旧社会哪有这事?真是一家门口十样亲,爹孙两连襟,我个人也认为,他们这哪里是拜把子兄弟?只不过是一帮酒肉朋友罢了,哪像以前的拜把子兄弟那么纯洁,不知各位朋友怎么看待我村的这些拜把子?欢迎评论!

农村拜把子的兄弟母亲去世,要不要戴孝帽?

农村讲究多,很多讲究没经历过还真是不知道,比如这个题目:拜把子的兄弟母亲去世,要不要戴孝帽,经历了今天邻居家中事件,小编知道了这事情应该怎样处理。

原来拜把子兄弟应该戴孝帽,可以不穿孝衣衫,还有白鞋,在农村里,这样的情况叫做头白根不白。

今年正月可真不太平,看到网络里爆出很多夫妻在春节期间吵架,甚至离婚,都真是好日子过够了。这不,邻居家里去年刚结婚的小夫妻今天也吵起来了。

新婚不过才半年,小两口闹腾啥?原来竟然是为了别人家的事情在吵架,说是别人吧也不是,说是自己亲人吧,又没有血缘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啊?是这么回事,邻居小王从小有个拜把子兄弟,一个村的,因为他们这代人太多独生子女,所以父辈就在村里年龄合适,两家大人关系好的孩子里帮小王结拜了一个干弟兄,从小彼此喊对方的爸妈为爸妈,有事两家一起解决,俩孩子还真有点像亲兄弟。

去年小王结婚,干弟兄和干爸干妈还跟着忙前忙后,不辞辛苦的跟着张罗,可刚过完年,这不,昨天小王的干妈心脏病犯了,突然就过去了。

小王和干弟兄一起张罗干妈后事,那边干弟兄家中为小王准备了孝子衣帽,农村老人懂得,穿孝衫戴孝帽就是戴重孝,戴重孝会掉运气,所以除了爹娘,谁都不会为别人戴重孝。

于是小王新婚燕尔的小媳妇对这事不乐意了,趁着稍微有点空闲就把小王喊回家里,借口让小王多穿衣服别感冒了,回家后告知小王不准穿孝衣戴孝帽,心里正在为干妈去世恼火的小王不肯,小夫妻就这么吵吵起来。

看到小两口吵的不可开交,于是有人赶紧去把小王的母亲找了来劝架,小王妈妈是个会劝架的人,进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小王训斥了一番。

然后语重心长的告诉儿媳妇,这是农村规矩,既然结拜了,那么彼此的父母都是父母,干妈也是妈,你别只想不好的事情,还得往好处想,将来他们家也一样得为咱这边老人戴孝,这是规矩也是情意。

而且婆婆告诉媳妇,跟那边家族说过了,小王亲生父母尚在,不可以用为亲生父母那样重的披麻戴孝法带孝,这样会折了活着的亲生父母阳寿,只让他以侄子的身份戴孝帽就好,也不必穿白鞋,这样就是头白根不白,对运势没什么大影响。

在婆婆的劝说下,小王媳妇慢慢解开了心结,什么掉运不掉运的,戴个孝帽是对逝者的尊重,是对他的亲属心灵上的安慰而已。

在我们这里农村,拜把子兄弟就是亲兄弟,干兄弟的母亲去世了,自然干儿子要为她戴孝帽表示尊重的。

老话常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这也是大自然的规律,是谁都无法避免的!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家中亲人离世,这都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在农村里,如果村子里有老人去世了,村里人也会主动去帮忙!有些远在外地工作的,也会特意赶回来,而这也是农村的人情味提现!在农村里办白喜事,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那农村里拜把子兄弟的父母去世了,要不要披麻戴孝呢?

在过去,有些关系比较好的会结拜为兄弟!这样的事情再过去是比较常见的,现在却比较少了!以前有些家庭为了让孩子更健康快乐成长,会特意给还有找一个干爹,或者是干娘!这两种情况,如果结拜兄弟的父母,或者是干娘、干爹去世了,那在农夫的家乡这边也是要披麻戴孝的!

当农村里有人去世了,在出殡这一天,村里人基本都回去“围观”,其实这个也是送过世之人的最后一趟!而在出殡的时候,孝子孝孙们都是需要披麻戴孝的!而如果是结拜兄弟的父母去世了,那也是需要披麻戴孝的!

这是因为既然是兄弟的了,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这种感情是很深的!结拜后就成为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了,就好比过去农村里认干爹干妈一样的道理!结拜兄弟的父母也就是自己的父母了,也是需要逢年过节尽孝道的!

当然了在各地的习俗可能不一样,在农夫的家乡这边就是如此!结拜兄弟的父母,或者是干爹干妈去世了,也是需要披麻戴孝的!在去年腊月底,村里有个老人去世了,而他的干儿子就是披麻戴孝的!不过,现在很少有人玩结拜兄弟这些了,就连认干爹干妈这些也逐渐被淘汰了!

干弟兄的母亲去世要不要戴孝帽,这个没有什么规定,在我们农村一般的传统是父母去世后,儿子儿媳妇,女儿女婿要披麻戴孝,至于拜把子的兄弟,要看看两家之间的感情。

一般来说如果干兄弟两家感情很好,如同一家的话那是需要披麻戴孝的。如果只是小的时候拜的干亲,看了之后也没再怎么接触,那么人家能到场,捧捧场就已经不错了,就别再提什么戴孝帽了。

我们村有个邻居去年因病去世,他家里只有一个独生子,亲戚也比较少,邻居在世的时候跟干儿子关系比较好,在他去世之后,除了亲儿子给他披麻戴孝,拜把子的干儿也戴了孝帽,在外人看来,这干亲两家关系可是真的很好了,不然也不会给戴孝。但这并不能代表全部,关系一般的话,就到场去探望宽慰下可以了。

父母这辈的人去世,子女们都要披麻戴孝,那么孙子孙女们是否也需要如此呢?在我们这里只管一辈儿,没有隔辈儿披麻戴孝的讲究,孙子外孙们叫戴“花花孝”,意思就是不用非得戴白麻才叫戴孝,穿普通的衣服,只要是比较素雅的都可以,别穿的花花绿绿的就行了,这样会被大家说不孝。

在我们这一边,披麻戴孝也不是随便就能穿的,比如说,夫妻两个如果有一人去世的话,那么另一方一般是不会给戴孝的,只有一种情况一方要给去世的那方戴孝,就是活着的这个人做了对不起对方的事,比如说男方特别暴力,一言不合抬手就打,张口就骂,跟妻子总吵闹,把老婆逼的喝药自杀,这种情况下死者的兄弟姐妹就会逼着男方给老婆披麻戴孝。

所以说,关于戴孝帽、披麻戴孝这种事并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可以不可以。各地的习俗不一样,各家的情况也不一样,没有什么一定之规。

拜把子干兄弟干姐妹,在过去很多,现在很少了,在过去传统社会中,结拜干兄弟干姐妹是一种巩固社会关系,加强存在实力的方式,也是拉近改变人缘关系的做法。

结拜也就意味着承担了对方家庭义务的责任。对方的家事视为自己的事,对方的父母视为自己的第二父母,包括全部家人。

结拜兄弟姐妹的父母祖父母去世,在丧葬期间,结拜兄弟姐妹和自己的亲兄弟姐妹一视同仁,披麻戴孝,跪拜守灵,一起平头,不分内外。

现在社会很少有人结拜了。

首先很高兴回答你的提问,村讲究多,很多讲究没经历过还真是不知道,比如这个题目:拜把子的兄弟母亲去世,要不要戴孝帽,经历了今天邻居家中事件,小编知道了这事情应该怎样处理。

原来拜把子兄弟应该戴孝帽,可以不穿孝衣衫,还有白鞋,在农村里,这样的情况叫做头白根不白。

今年正月可真不太平,看到网络里爆出很多夫妻在春节期间吵架,甚至离婚,都真是好日子过够了。这不,邻居家里去年刚结婚的小夫妻今天也吵起来了。

新婚不过才半年,小两口闹腾啥?原来竟然是为了别人家的事情在吵架,说是别人吧也不是,说是自己亲人吧,又没有血缘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啊?是这么回事,邻居小王从小有个拜把子兄弟,一个村的,因为他们这代人太多独生子女,所以父辈就在村里年龄合适,两家大人关系好的孩子里帮小王结拜了一个干弟兄,从小彼此喊对方的爸妈为爸妈,有事两家一起解决,俩孩子还真有点像亲兄弟。

去年小王结婚,干弟兄和干爸干妈还跟着忙前忙后,不辞辛苦的跟着张罗,可刚过完年,这不,昨天小王的干妈心脏病犯了,突然就过去了。

小王和干弟兄一起张罗干妈后事,那边干弟兄家中为小王准备了孝子衣帽,农村老人懂得,穿孝衫戴孝帽就是戴重孝,戴重孝会掉运气,所以除了爹娘,谁都不会为别人戴重孝。

于是小王新婚燕尔的小媳妇对这事不乐意了,趁着稍微有点空闲就把小王喊回家里,借口让小王多穿衣服别感冒了,回家后告知小王不准穿孝衣戴孝帽,心里正在为干妈去世恼火的小王不肯,小夫妻就这么吵吵起来。

看到小两口吵的不可开交,于是有人赶紧去把小王的母亲找了来劝架,小王妈妈是个会劝架的人,进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小王训斥了一番。

然后语重心长的告诉儿媳妇,这是农村规矩,既然结拜了,那么彼此的父母都是父母,干妈也是妈,你别只想不好的事情,还得往好处想,将来他们家也一样得为咱这边老人戴孝,这是规矩也是情意。

而且婆婆告诉媳妇,跟那边家族说过了,小王亲生父母尚在,不可以用为亲生父母那样重的披麻戴孝法带孝,这样会折了活着的亲生父母阳寿,只让他以侄子的身份戴孝帽就好,也不必穿白鞋,这样就是头白根不白,对运势没什么大影响。

在婆婆的劝说下,小王媳妇慢慢解开了心结,什么掉运不掉运的,戴个孝帽是对逝者的尊重,是对他的亲属心灵上的安慰而已。

在我们这里农村,拜把子兄弟就是亲兄弟,干兄弟的母亲去世了,自然干儿子要为她戴孝帽表示尊重的。

阿邦兴高采烈,没想到师哥是高智商的打电动高手,原来是故意被抓,然后去黑干妈的电脑。看到这里,心头一震,心想:有点意思,有点《黑暗骑士》里小丑的影子。(结果后来发现这是我被打脸,肿了,智商被小丑甩好几条街)师哥顺利逃脱,纠结人马干翻干妈。至于师哥和干妈的恩恩怨怨是这样的:师哥当年是干妈的干儿子,结果不听话,乱跑去黑天朝,恰逢香港回归之日,干妈怕出什么篓子,下令牺牲掉师哥,师哥万念俱灰,自寻短见,未果,然后感悟到生命的珍贵,发奋图强,刻苦专研电动,决定找干妈报仇。“

341万8千的起拍价,比3000多万的DB10便宜多了呢。而且拍下来后,还可以在幽灵党首映的时候跟邦德和邦女郎一起走红毯哦!

可干妈依然的倔强,她觉得我就是她的干女儿。她还是隔几天去我家,给我念念她的经文,用她的厚嘴唇亲我,把我搂到她的怀里还真像搂着她的女儿。

“干妈!”

最后,这部狗血大戏在一如既往的阿邦接受新的最高机密中结束。

真是幸幸苦苦五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我上小学了,干妈买了新本子和笔亲自送给我并叮嘱我:听干妈的话,好好学习!她给我说这句话时会用她的脸捱住我的脸,用她的手搂着我然后把我抱起来。

“皇额娘,我饿了,咱吃饭吧?”

高潮出现了,刚从冰河里出来阿邦关键时候挺身而出(BUG,全身干的),在师哥开枪一瞬间,背后放黑,不过这次不是放黑枪,而死飞黑刀,师哥惨死。妈的,我以为是装死还有后续,结果就他妈的这样死了,一把破刀就归西,亏老子还以为你是小丑附身,结果是个渣渣。原以为干妈得救,结果干妈失血过多加上例假来潮,跪了,阿邦抱着干妈,飙泪中(一个长镜头对准阿邦爱掉不掉的泪珠)………….

而且电影的画风也变得奇怪起来。

干妈也会给我买好吃的,那时候就是面包、麻花和糖。她也会把自己女儿小时候穿过的衣服拿来送我,在给我之前她会对着衣服念经保佑我,在我已不相信她的年纪。

“即使你不做我干儿子,我也会对你像刘子弗一样好的。”

当然做人还是要有梦想的,在双11那天,我们可以去
淘宝拍卖,买下一辆限量版的DB9。

婆信佛,她每个月必到附近的兴教寺去烧香。听了另一位香客的话,婆想着给我认一位干妈。认干妈也需讲究,以前农村人多是孩子没有乳汁吃认奶妈。我已经五岁了,用婆的话说:这娃是一个病秧子,怎么养大啊!

周鸣鹿一跪,三叩,再跪,三叩,三跪,三叩。行的是三跪九叩的大礼,这是周鸣鹿老家的规矩。

经过休养生息,军情六处又有钱啦。我们的特工JB,成为了驾驭阿斯顿马丁DB10的男人。从50年前的DB5,到现在的DB10,车越来越新,而JB却没有变老,这跟柯南一样不科学。

干妈看到了我,张开她的手臂从婆手里接过我,用她热热的湿润的厚嘴唇先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她摸着我的手,嘴里叹息着:“看这指头细的,这么瘦的娃!”她又爱怜地摸了摸我的冲天羊角辫!

“你不会要给我生个弟弟吧?”刘子弗脑洞大的也是人间一绝,二孩政策还真是深入人心。

「007幽灵党不准成精」

因为这件事情我不再喜欢干妈的厚嘴唇亲我,我不喜欢她抱我,不喜欢跪在她身后听她叨叨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有时候干妈经过我们村子看到我远远地喊我的名字,我会装作听不到不理她;看电影时,她要抱我,我便哭;她去我家给我送笔和本子时,我躲着她……

“好嘞——”

然后又没钱?

后来干妈的男人不在了,干妈要改嫁,说是不在陕西了。婆便拽着我去送干妈,我参加了干妈的婚礼!干妈改嫁的时候抹了口红,嘴特别大,她那天依然用她的厚嘴唇亲我并对我说:“妈走到哪里都求神保佑我娃!”干妈说得真切,她自己的眼眶里还滚出了几滴眼泪。我那天莫名其妙地要干妈抱,给干妈擦眼泪,末了我也哭。

“不用,让他在外面疯吧!到点就该回来了。他不回来也好,你认我当干妈的事他也挡不了!”

凑巧语文老师也是007迷,他非常喜欢我的文章,他问:玩妹子这个词是谁教你的?

每逢过年过节,婆必带着我去干妈家。在干妈家我也认识了干妈的其他干儿子、干女儿,干妈会给我们做饭,说吃了她做的饭不会生病。可那饭却是我记忆里最难吃的饭!

“那小兔崽子还没回呢,应该和小韵腻在一块儿,他就是一只白眼狼,有了媳妇忘了娘!”程岚恶狠狠地说道,但眼睛里藏不住笑意。她对夏韵挺满意,本以为以刘子弗的性子会找一个杀马特,没想到找的女朋友还挺温良淑雅,像大家闺秀。

感受一下女主角是不是很值得那么烧钱?

我从来不愿提起她,提起她也只是在自己的文字里。在文字里提起她也只是一笔带过,她是我的干妈,一位神婆!

“磕头是正礼,少不了!”

「007之我的金手指有技巧」

婆和干妈聊了一会儿天直接进入主题。那天干妈打开了她的小房间,房间里有神龛,她供着哪路神仙我不知道。桌上有香蜡、有供品,干妈点着了香蜡对着她供的神磕了几个头,作了几个揖然后盘腿而坐,嘴里念着只有她自己懂的经文。约有十分钟,干妈嘴唇和身体都抖动着跳起来,在桌上抓了一张纸在我身边来回转圈,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约摸过了五分钟,她突然瘫倒在地上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坐起来。

“这个你放心,咱孩子的事包在我身上!”

所以我们可以预见,这部电影的剧情走向可能是:任性男子为博女友欢心,撞毁七辆跑车。

婆亲眼目睹着全过程,她对干妈笃信万分。婆当时把自己积攒的钱全给了干妈还让父亲给干妈送了五十斤面,算是给我认下了干妈!当时干妈也有回礼的:送给我一个小瓷碗和一双红色的筷子。并叮嘱婆定要替我保存好,当作嫁妆,这样可保我一世周全!

“前几天先生家来了亲戚,带了正宗的山货,我去拿。砂锅你知道在哪里,你先准备着。”

好了,你应该大概了解「007金手指」讲的是什么了。

我小的时候身体很差,每年咳嗽会伴随着我一个冬天。咳嗽最严重的时候眼睛里充满红血丝,整晚睡不着觉,咳嗽到肚子疼,边咳嗽边捂着肚子,眼睛里泪汪汪的。每当这时母亲在一边抹眼泪,婆盘着腿坐在土炕上念经。

两个小时的时间周鸣鹿大多待在厨房,有时和程岚唠唠家常。汤刚好,刘子弗就到家了,一进门就喊道:“好香啊!”周鸣鹿在客厅里骂道:“狗鼻子!”

再来感受一下特工的风采,请走心,别走肾。

这些过程走完,干妈会吩咐我们坐端正教我们背诗。她教我们背的是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因为我背诗背的特别快,干妈在她的干儿女里疼我要多些。她的厚嘴唇经常把我的脸弄得湿湿的,或者她会用她的手摸我的头发把我搂到她怀里给我拍着背。

周鸣鹿特别喜欢这个时候,伤心的、兴奋的通通转变成淡淡的愉悦,像一股静静的小溪,从山中来,默默流淌。

我说老师你真奇怪,明明是对电影的剖析对人物的解构,为什么你的重点是妹子?

我记得她的额头、掌心全冒着汗。干妈叹息了一声把她刚才被神‘附体’时拿的那张纸给我和婆看,纸上有一只狗。干妈说我是被恶狗吓了,所以总生病!

周鸣鹿看着刘子弗沮丧的样子,故意回到:“是!干妈!”

好了,你也应该大概了解「007霹雳弹」讲的是什么了。

吃完饭,干妈会带着我们几个去她的神龛前跪一会儿,她嘴里会念叨着只有她自己知道的话语。然后端着从神那里求来的水给我们每个人额头上洒几滴,说是我们也是神的孩子,神会保佑我们。

“这是改口费,必须要拿着,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以后你和子弗都是我的孩子,这不算什么!”说完硬塞到周鸣鹿的口袋里。

文/二狗 文案摇滚帮

那时候我才明白她当‘神婆’是为了寻求自我精神上的慰藉,也为了维持自家的生计。不过我能感觉来我的干妈很真诚的疼爱过我,虽然她最初的出发点不是为了疼爱别人家的孩子。

“真的么?那太好了,这么说我又多一孩子,姐,你看看要不要挑个日子?”

真是连剁手的机会都不给啊!

那时候干妈有三十五岁左右,齐耳短发,戴着眼镜,个子中等!看起来比一般农村妇女文气些,且她的手指纤细,指甲缝隙里也没有泥。

公交车上,周鸣鹿靠窗坐着,脑袋里一直想着黄茉,想着与黄茉认识的点点滴滴。本以为会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谁知演变成了一个闹剧,至少对周鸣鹿来说是一个不可再提起的故事。

「007大破天幕杀机怎么破」

我的干妈是神婆,这件事很快的被传开了,我的咳嗽还是依旧。有一天老师上课讲要破除封建迷信,班里被我揍过的男生直接站起来指着我:她的干妈是个神婆,她家人都封建迷信!

“那你现在打电话问!”

老师是对的。

直到我结婚时,母亲慎重地拿出了干妈送我的碗筷做嫁妆,我才想起她!如今这碗筷还在我家里,每次看到它们,我就会想起我的干妈!我第一次用文字来记录她、想念她,她是我的干妈,一个神婆!

周鸣鹿忙解释道:“不!不是!这事要问过我妈妈。”

小时候看007,我一直以为那个穿着西装开着阿斯顿马丁的男人,名字叫做Bond
James
Bond。以至于有一次作文,我就写到这种对称的美感,暗示了主人公处于一种迷茫混沌的自我认知障碍的状态,分不清从事间谍活动时候的自己,和日常飙车玩妹子时候的自己,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

她走后,我却常常想起她,想起她厚厚的湿润的嘴唇,想她的黑皮鞋、想她的用紫罗兰粉抹过的白脸和戴着的眼镜。

“太多了,我不能要!”

看到这里,你千万别想着你撞车你也可以博得女友欢心。毕竟,JB撞毁的车子一共价值3700万美元,算下来一辆3000多万人民币。

干妈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那时她的大女儿已出嫁,而且她还有几个干女儿、干儿子。那时候干妈的厚嘴唇动着,偶尔有唾沫星子溅出来给婆讲:她的另外几个干女儿干儿子自从认了她以后身体变得如何得好!

“鹿鹿,你把电话给子弗妈妈。”

婆夭折过一个儿子,到我这里她诸多担心。去拜佛烧香必带着我,向别人打听着给我寻找干妈的人选。最后婆终于给我打听到一个人可以认干妈。于是我被婆领着去认干妈。

周鸣鹿今天本来不开心,但经了此事,心情舒朗了不少。他的确喜欢程妈妈,在这座城市里,是刘子弗一家给了他家的温暖。如今已是这样,周鸣鹿也不再找借口,捏了捏领口,抻了抻衣角,跪下磕头。

作为第24部007系列电影,幽灵党马上就要在上映了。剧情上延续了上一集天幕杀机的故事,以及拯救世界飙车玩妹子的传统。

她处于那样穷困的岁月依然给我买笔、买本子,她亲我、抱我,搂我,尽力地想做一个好干妈!从她再嫁那一天起,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慢慢地我把她藏在记忆深处。

“喂,鹿鹿。”

双十一硬货,尽在淘宝拍卖。

“阿姨,子弗呢?”

周鸣鹿想得入神,回过神时目的地已经到了,但是错过了下车时间,公交车已经动了。看着站牌退的越来越远,心里的感觉和刚才一样,急切而又无奈。周鸣鹿不愿再掏一个硬币坐车,拎着一兜水果往回走。只是错过了一站,不远,不足1000m。

1964年的007金手指是系列影片的第三部。那时候,我们的超级特工JB,第一次开上了价值不菲的阿斯顿马丁DB5——这辆车在2010年被拿去拍卖了,卖了460万美金,当然与你无关你买不起。反正当特工就是好哇,有豪车开,然后JB开着车,深入调查犯罪份子金手指,顺便遇见了一个妹子。然后剧情就变得不重要了,我放张海报你们感受一下画风。

“你不会想知道的!”

没关系,淘宝拍卖还有许多你嚼得动的双十一硬货,比如新车五折!你女朋友会喜欢的。

“准备做一个清蒸石斑鱼,再做几个家常菜,比如可乐鸡翅、麻婆豆腐、红烧排骨、干煸豆角、清炒山药西蓝花、火腿炒芹菜。你还想吃什么?”

后来有个叫做Justin
Bieber的缩写为JB的二缺歌手火得一塌糊涂,我才意识到,我梦想着能跟他一样穿西装开阿斯顿马丁玩妹子的男人,可能只是叫做James
Bond。

周妈妈挂电话很快,周鸣鹿从程岚手中接过手机,说:“不好意思,我妈比较迷信!”

感受一下海报的羞耻度。

“不是也请了茉儿吗?她还没到。”程岚说着向刘子弗使了眼色,手指动了动,指向周鸣鹿。

程岚已经乐得合不拢嘴,说:“好,你还有什么要和鹿鹿说的吗?”

「007霹雳弹巨能跳」

“八字不知道,但我是64年阴历10月12日大概凌晨5点多生的。”

开玩笑,卖腐什么的在英国根本不存在啦。这才是本集的邦女郎——陪伴了邦德半个世纪的M女士。

“人还没到齐。”

「007择日而亡die in ri」

“我爸不是不回来吗?”

据说,为了这次电影,阿斯顿马丁特别打造了10辆DB10原型车,然后JB任性地撞毁了7辆。

“喂,姐。怎么样?”

再来几张剧照感受一下特工风采。

“好,你看需要什么东西,我帮你找。”

是不是很激动?

“反对无效!木已成舟,鹿鹿已经磕了头。”程岚一脸得意,问周鸣鹿:“是吧,干儿子。”

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男人嘛,还是要专一一点,虽然一黑一白就像在快乐地弹钢琴,但弹不好,他们会撕起来。真是择日而亡啊,并不是标题党。

萧姨会做懂吃,一只硕大的火腿已经被她按不同部位分割好了,分别码放,一只刚处理好的石斑鱼在盘子里放着。

时间仅仅过了一年,在1965年的「007霹雳弹」里面,虽然不知道是特工经费比较紧张换不起车还是什么的,JB还是驾驶着阿斯顿马丁DB5,深入调查犯罪份子魔鬼党,准备阻止他们用原子弹炸掉英国的阴谋,然后顺便遇见了妹子。

电梯里,周鸣鹿心有点乱,像刚萌出草芽的原野上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狼狈不堪。周鸣鹿是个慢热的人,这应该是他真正意义上喜欢的一个人,可没想到是有夫之妇,刚升起的小火苗被一阵狂风暴雨压灭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就是2002年,JB来到了一个经常被黑的国家执行任务,那里有个疯狂的领导人想要把卫星变成第二个太阳,把世界热死。虽然任务很紧急,但并不妨碍遇到妹子啊。于是JB开着,哟,军情六处是从哪里贪污了吧,竟然给他配上了阿斯顿马丁Vanquish
V12,比之前的DB系列贵了好几百万。既然车价上升了,所以JB这次遇见了两个妹子。

“喂,姐,我是刘子弗的妈妈。事情是这样的,我呢,就刘子弗一个孩子,子弗又和鹿鹿关系特别好,我想收鹿鹿做个干儿子,鹿鹿说问问你的意见。”

“滚!越来越没正行了!弟弟我是生不了了,我可以再给你找个哥哥,我已经认了鹿鹿做干儿子!”

“妈,你今天看着很高兴呀!”刘子弗问。

“阿姨,我去看看能帮忙不?”

程岚忙迎了出来,拉着周鸣鹿在沙发上坐下。今天程岚穿的很正式,还画了淡淡的妆。涂的口红很好,特别提气色。

程岚拉着夏韵坐下,一直握着夏韵的手,不舍得放,这女孩子越看越喜欢,“人逢喜事精神爽,当然高兴!”

图片 2


“是啊!”周鸣鹿转身将自己家的门锁上,“孩子真可爱!”

“那个……”周鸣鹿还没说完,手机被程岚抢走了。

“什么事?”

夏韵刚想启唇动舌,被刘子弗抢了话。

“呵呵!”周鸣鹿笑了笑,没有直接表态。

“不回!,但今天有高兴的事,我们几个庆祝庆祝。”

两人相谈甚欢,眼瞅着要电话了但还能再说几句。

“怎么?鹿鹿,你不愿意么?”程岚问。

“胡说,我这鼻子比狗鼻子好多了。”

“等等,我去拿个东西。”程岚急急地跑回卧室,没一会儿便出来了,坐在沙发上,正襟危坐。

周鸣鹿推脱不过,拿起手机拨了妈妈的手机号。妈妈接得很快,估计是铃声一响就按了接听键。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可以,让鹿鹿给你磕头、奉茶,本来按我们这里规矩还要准备六盒八礼的,但实在是太远了。”

两个人一边等周妈妈电话,一边闲聊,说的都是刘子弗小时候的趣事。好久,周妈妈才回电话。

“喂,妈,有个事和你商量一下。”

“喊谁呢?”程岚佯装嗔怒。

“这还差不多,去吧!我去给刘子弗打电话,让他带着小韵回来。”

周鸣鹿依言将手机给了程岚。

“什么喜事?”

“你们进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将洗好的火腿骨放入砂锅,加满足够的水,放两片姜,几段葱白,料酒一勺。大火煮开,然后改文火炖50分钟。火腿切片放入,文火30分钟。然后香菇切花、竹笋切片、茶树菇撕丝、大枣去核,一大杯黄酒,文火三十分钟。出锅时加盐、少许香葱,香油一定不能多,多了会掩盖汤的香味。

“没有,你就告诉他早点带个女朋友回来,子弗妈妈,你也帮他看着点,有了合适的姑娘给她介绍介绍。”

“不!我不承认!我是不会喊他哥的。”刘子弗指着周鸣鹿喊道。

小宝一点也不认生,任周鸣鹿捏着自己的脸,像是被撸的猫,然后脆生生地喊了声:“爸爸!”

“是叔叔!”黄茉忙纠正到,随即向周鸣鹿解释道:“宝宝可能比较喜欢你吧,别介意。”

程岚将手机递给周鸣鹿,说:“你妈同意了!赶快磕头吧!”

“我打了卦,也看了八字,发现你俩特别合缘。”

“嗯,宝宝喊叔叔。”黄茉小声地说。

“萧姐,再加两个菜吧!我记得酒窖里有瓶好酒,打开先醒着。”

“嗯!再见,”说完黄茉便关了门。

“妈!”

周鸣鹿上前捏捏宝宝的脸,很软,很有弹性。

夏韵左右为难,权衡再三,感觉未来婆婆的话还是要听的。她和周鸣鹿挺熟,喊声哥哥也没多大问题,现在是因为刘子弗才有了这层关系,反而更有深意。

“这些就挺好,我看还有火腿和骨头,我们炖个汤吧!”

“谢谢阿姨。”

“喊叔叔!”

与往常一样,刘青山还未下班,开门的是保姆萧姨。周鸣鹿还未进门,就听到程岚在里面喊:“萧姐。是鹿鹿来了么?”

图片 3

“哎——”程岚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将手中的红包硬塞到周鸣鹿手里。红包挺厚,估计刚好一万。

周鸣鹿旋即明白,“干妈!”

谢谢你!

“这怎么是迷信,我们不知道事多了去了,况且流传了几千年,肯定有它的道理的!”

夏韵随着刘子弗一块进门,欠身向程岚打招呼:“阿姨好!”随手递上给未来婆婆买的礼物。

“萧姨,做什么好吃的?”

“好,那我先打个卦看看,先挂了。”

“要不我打电话给他?”

周鸣鹿心里想着:这若是真的是我的孩子多好啊!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刘子弗一听,虎躯一震,激烈地反驳道:“我反对!”

“哦,这样啊!那妹子你的八字是什么?鹿鹿这孩子的宫格不好,认干妈的事要慎重。”

“阿姨,是我!”周鸣鹿朗声说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