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萨斜塔》三巡获赞 赵芮深刻诠释“现实人妻” – 中娱网

  由演员赵芮、翟小兴主演的话剧《比萨斜塔》于近日在中国国家话剧院先锋剧场开启了第三轮巡演。该剧是一部俄罗斯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由娜杰日达普图什金娜编剧,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丽丹翻译,国家话剧院导演王剑男执导,在此前开展的两轮巡演中,均收获了不俗的人气和口碑,而在本次第三轮巡演中,更是场场爆满,叫好又叫座。

图片 1

由国家话剧院排演的话剧《比萨斜塔》将于10月20日至30日登陆北京国话小剧场。该剧编剧为俄罗斯当代剧作家、戏剧导演娜·普图什金娜,由国话青年导演王剑男执导,赵芮、翟小兴主演。10月9日,由国家话剧院研究教育部主办的“比萨斜塔为何不倒?——
《比萨斜塔》赏析会”在北京举行,活动现场,王剑男作为主讲嘉宾,与观众分享了该剧创作过程、“比萨斜塔”对婚姻的隐喻,以及一部好剧的标准等话题。

图片 2

演员赵芮赵芮比萨斜塔

主演赵芮和翟小兴

《比萨斜塔》讲述了一对结婚20年的中年夫妻,在一个下班后的晚上发生的故事。妻子突然向丈夫提出要离开这个家,丈夫从不在意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期间有挽留,有争执,最后两人坦诚相对,道出了这段婚姻的千疮百孔,以及其中依然存在的真爱。王剑男说,这是一个不怕剧透的故事。“这对夫妻之前从来没有过这么坦诚的沟通,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而且看起来‘鲜血淋漓’
。这部剧的最后,丈夫说,家庭生活有时就像比萨斜塔,它可能会倾斜、倾斜,但是始终没有倒下,爱情、婚姻、家庭,莫不如此。
”他说,“两性情感在世界各地都存在,很多问题也都是共通的,我们希望这部戏让观众有更多带入感。

话剧《比萨斜塔》剧照 王雨晨 摄

  《比萨斜塔》讲述了一个普通的清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一对普通的夫妻之间的一次决裂。从生活的琐碎延伸到爱情的真正定义,表现了一对彼此忍受多年的中年夫妻,在决定离婚的时候对对方的内心世界有了新的发现,新的理解。作为这个家庭故事里的关键人物,这个妻子的角色诠释起来可一点也不简单。既要有面对丈夫的无奈和忍受,又要有对自己向往生活的执着追求,赵芮用极富感染力的表演将一个在家庭生活中隐忍多年又渴望冲破桎梏的妻子形象拿捏得十分到位。而她优秀的台词功底和强大的舞台把控能力更是赢得了一片掌声。

北京10月11日电
“家庭生活——就像那座比萨斜塔。倾斜,倾斜,但好像永远都不会倒下”,这是国家话剧院出品的话剧《比萨斜塔》之精髓。在导演王剑男看来,这句话与《围城》中“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有异曲同工之妙。

王剑男介绍,初读《比萨斜塔》的剧本时,他的感触不是很深,可是当他把它读出来时,发现它非常有意思,故事里有很多有趣味和值得玩味的东西。“娜·普图什金娜这个俄罗斯作者很有趣,她写了一系列话剧作品,每部剧都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主人公,甚至不给他们取名字,就是在剧本里写‘丈夫’‘妻子’
,或者‘他’‘她’ ,而且不牵涉政治背景。
”所以,为了让观众有更多代入感,在排这部戏时,他把主人公的国籍模糊了,“既不是中国戏,也不是外国戏”
。“从客厅的布置看,这是一个不缺钱的中产阶级家庭,他们像剧本里写的那样用刀叉吃西餐,实际上现在一些中国家庭也吃西餐,用奶油炖汤,喝威士忌,下班后也会看球。

由翟小兴、赵芮主演,当代俄罗斯剧作家娜·普图什金娜创作的话剧《比萨斜塔》近日在中国国家话剧院小剧场上演。该剧通过一对20年婚龄的中产阶级夫妻一夜的争吵来探讨婚姻的真相。导演王剑男忠于原著,没有刻意进行“中国化”处理,也没有加入花哨的调度手段,整出剧流畅晓白,重点凸显剧本末尾那句点睛之笔:“家庭生活——就像那座比萨斜塔。倾斜,倾斜,但好像永远都不会倒下。

赵芮饰演妻子

《比萨斜塔》编剧为娜·普图什金娜,作为俄罗斯当代剧作家、戏剧导演,她多年来专注刻画男女情感和婚姻,多部作品都是围绕着两个人展开,运用独特的情境和人物关系,来阐释她心目中这一简洁而又深邃的话题。

《比萨斜塔》的前半部分看起来是个喜剧,但进入下半部分,随着丈夫和妻子的互相坦白,和对这段婚姻的剖析和反思,故事变得沉重。王剑男很赞叹作者对男女之间情感细腻变化的准确拿捏,以及对两个主人公的角色塑造。“在剧作中,两个人物都有一个从0到100的变化。一开场,丈夫是一个粗线条的爱喝酒的男人形象,到最后,他会深情地说出关于比萨斜塔的隐喻,听起来富有哲理。妻子的形象,起初是想以体面的方式给婚姻画上句号,到后来跟丈夫抗争,最后,又回到一个爱人的身份,表现出了女性的美和包容。

《比萨斜塔》一共分两幕,第一幕是两口子各种矛盾的爆发,第二幕是两口子各种矛盾的溯源。当两个人平日举案齐眉的面具揭开,人们看到的是当前社会“千疮百孔”的婚姻现实,一对“最熟悉的陌生人”互相折磨的20年。婚姻的实质是什么?爱或者金钱能拯救婚姻吗?

  据悉,赵芮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进入中国国家话剧院,不仅一直活跃于话剧舞台,在很多影视作品种也有着亮眼的表现。由她搭档陈都灵、刘昊然共同主演的电影《双生》也即将与观众见面,赵芮在电影中将会有怎样的精彩演绎,敬请期待。

在11日的发布会上,王剑男表示,《比萨斜塔》是通过家庭这一社会构成的最小单位,折射对个性自由和婚姻社会性的理性思考。婚姻的情感问题是永远没有标准答案的,为此幸福或者纠结。而剧中的对白充满生活气息,有的甚至是观众们脱口而出的口头禅。

该剧由赵芮、翟小兴主演,两人是中央戏剧学院的校友,有20多年的情谊。“3万字的剧本,两个演员出演,他们台词量非常大。
”王剑男说,因为两人认识了20多年,彼此很有默契,
40岁出头儿的年龄,跟剧中角色也吻合。“这两个演员的创作能力极强,他们的节奏感、理解力、表现力和爆发力非常强。
”跟他们合作,王剑男觉得很轻松。

第一幕的争吵,其实和所有夫妻吵架内容差不多,无非是互相厌弃,用最刻薄的话刺激对方。剧中丈夫有着不错的工作,却爱酗酒,疏于照顾妻儿;妻子芳心寂寞,与意大利人网恋……丈夫数落妻子是“旧拖鞋”
,妻子决意离婚。两人几个回合的较量,让人感觉,他们两个属于那种既在乎对方,又嘴巴上逞强的那种夫妻。为了维护中产阶级家庭的体面,丈夫承担了很多工作压力,而妻子依旧是“文学女青年”的浪漫内心,怀念自己做图书管理员的日子,故而辞去了丈夫费尽心思为她调换的在一家国有垄断型大企业的好职位。

该剧两位主演翟小兴和赵芮同为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94级同班同学,当年毕业报考剧院时即兴表演的考题就是饰演一对夫妻。此次二人毕业22年后首次出演“对手戏”,可谓默契感十足。

王剑男曾把这个剧本拿给身边的一些朋友看,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看完故事后,男性读者更同情剧中的丈夫,女性读者会同情妻子。“关于婚姻、情感问题,可能我们每个人都不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我也没有答案,希望《比萨斜塔》能让观众对这些问题有更多思考和领悟。

第二幕,才是撩开婚姻面纱的残酷追忆之旅。随着夫妻二人争吵的升级,人们看到了人生原来有那么多的荒谬与无奈,原来结婚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两人感情水到渠成,很多时候,很多夫妻,是因为种种阴差阳错走到了一起。同时,第二幕的丈夫,显现出俄罗斯文学中常见的“多余的人”的特点——极度聪明、玩世不恭又葆有善良的本质、纯真的理想。

谈到排演这部作品的内心感受,两位演员一致认为,“很真实、很生活”。已经结婚10年有余的翟小兴说道,“家和万事兴,夫妻间肩负着太多的责任,结婚证这一纸契约,可以帮助人们抵御婚后的诱惑。这部作品也让我对维系婚姻、抚养孩子、赡养老人等生活问题有了深层的感触。”

年轻时,丈夫为了追求一个保加利亚姑娘,去图书馆借有关保加利亚方面的书籍,被在图书馆工作的妻子一见钟情爱上了。当妻子抱着一堆关于保加利亚的书籍,亲自送到丈夫宿舍时,丈夫已经结束了和保加利亚姑娘的恋情。就是那一天,风流成性的丈夫顺手与仍是处女的妻子发生了关系,一次无意的邂逅,一次偶然的寻欢作乐,让这两个人结下了今后20年夫妻之缘。一夜春宵后,妻子苦苦等着丈夫的电话,对于男方来说,他并没有打算娶这个姑娘,根本没想再联络。如果不是女方怀孕,男方根本不想为了负责任而结婚。在婚礼上,两人各自痛苦,女方觉得男方根本不顾及她的感受,男方觉得自己娶的压根不是自己爱的人。

据介绍,中国国家话剧院“2016秋冬演出季”已拉开大幕,从10月至12月将有17部作品、104场演出先后登台。演出季将集中推出4部新创小剧场话剧,展现国话新生代创作风采。此后还将有典型“万比洛夫之谜”式戏剧的《长子》、聊斋故事当代化演绎的《罗刹国》、揭示人性潜藏的“娱乐至死”生活态度的《爆玉米花》三部新创小剧场剧目陆续亮相。

20年婚姻生活中,丈夫有过很多次出轨的机会,但他没有。他甚至爱上过比他年长、长相平平、并有一子的单身女同事,那是一个男人对女人带有“恋母”般神圣的爱,他怀着这种长久、深沉的爱离开了她。那边厢,妻子以为自己的爱,能慢慢感化丈夫,结果是徒劳。由此我们不难感受到,婚姻中,如果不是两情相悦,或者说,丈夫不能更爱妻子一些,这类婚姻,两个人都会疲惫不堪。“女追男”型婚姻,现实生活中,一种是男方像剧中的丈夫这样,尚能保证自己不背叛那张“结婚证”
,但对妻子存在“冷暴力”
;另一种,男方像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的小说《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里的托马斯一样,因为要负责,不得不娶了爱他的妻子,但他不停地外面招蜂引蝶,让妻子备受情感的煎熬。

话剧《比萨斜塔》将于10月21日至30日在国家话剧院小剧场演出8场。

《比萨斜塔》告诫世人的是,结婚不是你脑子一热就干的事。女孩子选择终身伴侣的时候,一定要对对方有所了解,像剧中妻子这样,仅因“眼缘”就投怀送抱,然后糊里糊涂怀孕、结婚,婚后又不去真正了解自己的丈夫,自己也不追求进步,最后两个人形同路人,留下无数伤害。对于男性而言,传统观念中他的社会角色更重于他的家庭角色,所以他不会像女性那样把家放在自己心目中的“首位”
,家只是他的后方,但如果后方“起火”
,他的事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所有一切都是相辅相成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