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与占有欲

最近在看spinoza的《神学政治论》。
说这话,一是为了装B一下,二是为了提一下以下的观点。

mother这个角色真的塑造的很好,难怪引起许多人的同情。
        只希望同情她的人们,之后不会变成这样一位母亲。

不知道有多少看完这部电影的观众,最后能意识到《最爱》这部电影的野心和企图。它实际上并不想只讲述一个绝望的婚外恋故事,它只是在各种无奈之下,别别扭扭地变成了一部由章子怡和郭富城这样的大明星主演的爱情故事。这部电影原来的名字叫《魔术时代》,后来改名成《魔术外传》、《罪爱》,最后变成了现在的《最爱》。从电影片名的更迭,我们或许可以猜想出一些原因,来推断出这个故事原本最初的模样应该是什么样的。

电影里面巫婆总是在说:
“mother love you best”
“mother knows best”
“don’t ever ask to leave this tower again
       看完这个电影,我总觉得那个巫婆是在映射现代的父母,剧中巫婆为了拯救自己的容貌而囚禁公主,现实中父母为了拯救自己的孤独而控制孩子。
    把自己的小孩封锁在自己的怀抱里,口口声声说着外面世界有多可怕,不放开双手让孩子去闯荡。说起来是为了小孩好,其实还是他们自己的自私,怕孩子放开脚步去追寻自己的梦想,然后不再不受他们控制。很多时候,父母就是我们人生上的巫婆,用各种手段来把我们留在身边。
    而当我们想要去追寻自己人生梦想的时候,提出要离开tower,一再遭到父母的反对,这时候我们的心情也会像长发公主刚离开塔时一样矛盾,一边为自己的自由欣喜若狂,一边怕让父母失望和怕现实如父母所说而彷徨害怕。很多人就会乖乖地回到塔里面一辈子做自己的长发公主。

在黑暗中窥视光明—记《潘神的迷宫》

spinoza认为:理解圣经中的国家形态,如果用现实中的国家意识去理解,永远是无法破解的,亦是错误的。

        爱和亲情时常会伴随着强烈的占有欲而来,于是许多人将它们混为一谈。然而占有欲不是爱,它们是可以互相转化却彼此有着不同本质的两样东西。爱是彩色的,开放的,丰盈的,给予的。而占有欲是灰色的,控制的,不满足的和索取的。而人们常常在这两个情绪中徘徊,很难说是百分百的爱或百分百的占有欲望。
        而mother这个角色,因为是动画角色,所以比真正的人类更加黑白分明。她在此担当的就是一个“占有欲”的角色。而她也十分出色地担当了这个恐惧情绪的扮演者,她在这影片中的一生就是为了守护这朵花儿,用自己的生命来努力维持自己生命的延续,也像极了我们自己。
        角色出色在她将自己的情绪表现地淋漓尽致。嘲讽,打压,恐吓,禁锢,口头的爱(包括“I
love you
most”的无意义虚张声势,和“为你做了榛子汤”这种小事炫耀,增加对方罪咎感),破灭期待,物件化的称呼(她称呼公主为flower,也把她当作没有感情的花来看待),答应不离开的补偿,恶意地欺骗,设局颠倒事实来毁灭希望和爱情等等。非常棒的演绎。难怪被称作“最有人性的反派”。

从《孔雀》到《立春》,再到现在这部《最爱》,顾长卫导演的电影在故事上越来越脱离现实,而在气质上则越来越接近现实。相比《孔雀》和《立春》所试图描述的那种“沉默的一代”相比,《最爱》的主人公是一个在国内相对小众,并且被各方所刻意漠视的群体:农村艾滋病患者。可能是出于叙事安全性的需要,整个电影故事已经将背景放置在一个几乎完全封闭的环境中,所有试图和现实有所勾连的细节都呈现出了一种奇怪的暧昧状态,最后整部电影的叙事重点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不得不变成了赵得意和商琴琴的一次“事先张扬的婚外恋事件”,虽然电影仍然保留了足够的叙事动力,但整部电影中最能令国内观众有所感慨的故事元素基本上已经荡然无存了。

生活在黑暗世界里的公主,是如此的渴望光明,可当她步出黑暗世界不久,她就被阳光刺瞎了双眼,悲惨的死去,而她的父亲却始终相信女儿一定会回来,所以他在世界各地布下了迷宫,千百年的等待着女儿的归来。

母亲,这个此电影中的重要意象。
用各位看客的母亲意识理解当然是1000+个哈姆雷特了。

        只是,豆瓣评分区许多人对mother的同情,以及将它转化为对公主的指责,指责她“不知感恩”“忘恩负义”“害死养母”等等,确实令人有少许担忧。不知道这样的人们是将mother的角色代入了自己的家人进而产生好感呢,还是真的分不清占有欲与爱的区别。又或者认为父母只要养育了孩子,一切加诸与他们身上的伤害也都可以被原谅,甚至当作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呢?

《最爱》这部电影在我看来,属于典型的“坏的好电影”。就其本质而言,《最爱》是一部好电影,它在重重禁锢之中,仍试图去讲述一个对当下现实的种种荒诞和悲剧有所反思的故事。在许多中国电影面对诸多荒诞现实时所表现出的闪转腾挪功夫,《最爱》这部电影还是试图去做一次正面强攻的,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其勇气和情怀都是值得尊敬的。

故事由一个我们幼时听过无数遍拥有相似剧情的童话开始,而影片本身也是一部神话,只是,这是一部沾染着铁锈味的血腥的神话。

不说各位的理解孰高孰低,说说我心里的哈姆mother吧。

        我听说豆瓣有个小组叫“父母皆祸害”。我相信其中的人们和其他常年受到父母控制和欺骗的人们应该很喜欢这部动画。
        因为里面的mother就像我们真正的母亲一样。而里面的公主正在做我们在努力挣扎着做的事情。而她的负罪和挣扎,情绪在探索新世界自由的欣喜与背叛的愧疚中起起落落,也正是我们在生活中时常经历的挣扎与痛苦。而我们清楚地知道公主在做正确的事情,也乐观地相信着迪士尼会给我们一个完美的大团圆结局。而这份信心与希望却是我们在面对自己的磕绊碰撞时所渴望但缺乏的。我们亲眼看着公主从一点点小心翼翼地,满带恐惧和愧疚的尝试,到完全的充满决心与勇气的背叛。我们感到欢欣鼓舞。而她那100分钟的难得的蜕变,是我们徘徊在荆棘之路上数年,一直挣扎着着去达成的。

但所谓的“坏的好电影”,就是它在现实的重重禁锢之中,虽然立意高远,但却终究不免在最后的成片中束手束脚,被迫做出了许多无奈和无谓的牺牲,最后使得本片成为一个在艺术性上留有许多遗憾的影片。造成这种遗憾的,既有冰冷的现实因素,也有艺术手段的匮乏和内心情怀的缺失。

不像哈里波特,这部神话在最残酷的战争时代,降临在一个拥有纯真但又阴晦的双眸的女孩身上。

首先这电影的意象太多了,其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头发,帅白马,之类的。
说道这里,我想说4点:
 
1。男主在影片开始的时候说的一句话:
我想要一座自己的城堡。(最后因为和公主的结合而实现了)
2。公主住的地方: 塔。
3。公主的真爸妈的王国的城堡的标志:太阳。
4。母亲最后一次诱惑公主回去的时候,公主扑入母亲怀里,四周一片黑暗,只有母亲手里拿着一样东西:灯。

        公主本身是乐观的,有勇气且愿意尝试的。她的美好性格也许是这部动画设定中少数不合理的地方之一。这样家庭中成长出来的孩子,经常是自卑,怯懦,犹豫不定,且疲惫不堪的。几乎所有精力都用作自我斗争,因此也没有太多额外的精力培养业余爱好。而这样一个孩子的斗争之路,太过漫长和艰辛,没有太多跌宕起伏和荡气回肠,只在一个相似的问题上反复回转,因此也显得单调乏味。这样的故事是没有人愿意看的。

我们现在已经无法从最后公映的影片中来判断,那种略显冷漠的旁观视角是顾长卫导演在创作时的初衷,还是经历了无数次妥协之后无奈留下的遗憾。但《最爱》这部电影无疑会让许多观众感到一种悄无声息的窒息感,因为片中所有人物的命运都令观众感到生命的荒诞和虚无,而且入戏越深的观众越能感受到这种无处不在的绝望。如果一个观众自己拥有强大的内心世界,并充分了解了这部电影背后的实际故事,那么这位观众是能够通过这部电影得到许多超越本片的思考。但是对于很多只是冲着电影明星和奇情故事的观众来说,这部电影会在黑暗的影院里给他们迎头一棒,因为他们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这样一个讲述绝望和疯狂的故事。

德意败退,战争即将结束,可西班牙的佛朗哥却大肆杀虐,用血腥掩盖即将溃败的事实,站在白骨之上做着最后的挣扎。女孩Ofelia的继父Vidal上尉就是法西斯化身的一个上尉。他长得和希特勒颇有几分相似,只是身材更为高大,眼神更为残酷,坚毅。他时刻揣着一只怀表,自己也像机械表一样,刻板,不容得他人的违逆。他渴望自己血液的继承,所以在他眼里,妻子无非只是自己继承者的盛器。他冷血凶暴,面对无辜者的哀求无动于衷。我是不喜欢看血腥暴力片的,因为每一次的枪响,每一次死者恐惧的表情,都会让我心脏紧蹙,尤是看到Vidal上尉拧着眉头不上麻药就为自己裂开的嘴缝线时?我全身一阵冷战。Ofelia就是在这样一个继父的黑暗世界中的小公主,她渴望自己能拥有不一样的命运,拥有一位真正的父亲。所以当牧神告知她她是公主时,她内心充满了激动与兴奋。每次她母亲对她说”你应该听你父亲的话”时,她都要反问:”你是指上尉??”她渴望寻找到一个真正的父亲,也是一片应当与其年龄,与她所读的梦幻童话相配的明亮的世界。

塔<->城堡, 灯<->太阳, 这么一罗列就是我想说的意思。

        我喜欢这样主题的故事,因为自己的经历会让人对这样的主题更加敏感,勾引出更多的情绪,也能在这样的故事中看到自己生活中的许多人,许多事。每个人都在通过电影,从另一个角度观看自己的人生,而这部片子又恰好是个设计精巧且结局圆满的电影。于是观看的过程十分愉悦。其实我自己又何尝没在心里偷偷地想过,亲手将那个自私恶毒的mother狠狠地扔下塔去,让她灰飞烟灭,连那朵漆黑的袍子也要用火烧成灰烬,随风飘走,得个干净,以消心头之恶。

在所谓的“热病”背景之下,《最爱》讲述了一个本质其实很绝望的故事。面对注定将要到来的末日绝境,唯有爱情才能拯救灵魂。在这样一个经典的设置之中,好的故事和好的人物,会让观众的情绪在绝望和希望之间游走,如同溺水之人,拼尽全力去寻找最后一丝救赎自己的希望。即使最后终将直面黑暗,但终于相信黑暗之外仍有希望,观众心中依旧会有一丝欣慰。而关键就在于这个“相信”,即使故事本身是悲剧性的,但电影传递给观众的最后仍然需要是光明和希望。

Ofelia的母亲是这片黑暗中无辜的祭品。她怀揣着一点梦幻,维持着她在黑暗的专制下的生命。她嫁给了一个不可能为她考虑的法西斯丈夫,一个在她临盆前还要她长途跋涉到军营中,又不允许她自由行动的丈夫。她被迫坐在轮椅上,失去了自由行走的权利,也就失去了追求光明生活的权利,但她又总是让女儿读着拥有精灵与神的童话,让自己的希望也寄存在女儿的幻想之中,她在一群冷酷的军官面前,讲述着自己与丈夫如何相遇的浪漫故事,却被丈夫无情的批判是”傻话”,她饱受怀胎之苦,而丈夫却对医生说,如果只能保一个就留下孩子因为孩子才是他血液的继承人。她是一个最普通的柔弱的妇人,就如同那洁白的羔羊,注定要成为苦难的祭品,她在噩梦中挣扎,却被更深沉的黑暗所淹没。

公主原来拥有的是一座城堡,而母亲给了她一座窄窄的塔楼。
公主原来拥有的是一个太阳,而母亲给了她一盏淡淡的小灯。

       但可怜的自卑公主啊,你连亲手割掉自己长发的勇气和决然都还没有呢。

这种绝境之中的希望,既是艺术能力的展现,也是导演情怀的体现。电影中不能只有单纯的绝望。现实已经够绝望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在电影中再绝望一次?我们需要去相信某种我们可能无缘去见证的希望,即使我们最后终将直面黑暗,但好电影能给我们一些抚慰:黑暗之外一定仍有希望。这个世界一定有生存下去的意义。我们只是在寻找的道路上。

与她相反,影片中的另一个女性,上尉的女佣扮演着一个向自由呐喊,向极权抗争的斗士。她潜伏在军营中,却不忘身在丛林中的游击士弟弟。相对于Ofelia的亲身母亲,她却更为亲近而且更为坚强的希望能守护这个小女孩。当她被上尉识破身份后,她没有坐以待毙或者求情,而是举起利刃刺向上尉。在这一片黑暗中,她寻找到了光明的火把,也得到了她想要的光明的世界。

影片想要告诉我们的:
你所感觉到的小灯的温暖,是因为你周围都是“冰冷的黑暗”。
你所感觉到的塔楼的安全,是因为你周围都是“危险的现实”。
而其实,只要你突破你们的“母亲”给你们编织的“黑暗与现实”,
你才能发现其实你拥有的能量远远比这些大得多得多。

       我的反应也许有点过于强烈了。因为在这里说着“好歹养了你18年”“不知感恩”的人们,实在像极了身边高举孝道大旗的人们。我们的痛苦和矛盾常常是丢脸的家丑,而我们因为想离开禁锢的高塔,却被戴上“无益于今,有败于俗”的大帽子,成为了社会败类,人人得以诛之。每个人都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上,往那个本来就卑贱低微的自我上狠踏一脚……

说来有趣,Ofelia读的童话中的公主,是身在黑暗中,渴望看到拥有真实色彩与光明的现实世界的女孩,而她却是生活在现实世界中,却看不到现实的斑斓,唯一的颜色,便是汩汩的鲜血,因此,她甚至希望回到那传说中黑暗的世界中。对她而言,平静的生活既是光明。阳光仅仅能为这个世界带来日夜的更替,而很多时候,梦魇是没有白昼黑夜之分的。不能带来希望与和平的阳光,还不如黑色世界中的那一点宁静。

回到spinoza,
理解这么个母亲,首先请注意常识:美帝主义国家崇尚自由与梦想(影片也多次提到)。
母亲
这么一个慈爱美丽温暖的称谓在这个电影中,
就是一个笼罩着所有不自由无梦想的人的禁锢!(正如她对女儿说的:i love u
most.
最爱~只是她所限定的最爱,没有最爱只有更爱,狗血广告了,不好意思。。。)
就像影片的开始母亲用罩子罩着的那朵花一样。(这花其实长得和太阳很像!)
而突破这样的禁锢回到真实的现实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些禁锢也是须有的,你自己给自己的。(参照最后母亲跌下塔楼,剩下的没有尸体,只是一件袍子而已)—-想到黑天鹅了。。。。跑题。

        “百善孝为先嘛,连父母都反抗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童话本应当是梦幻的,精灵本应当是轻盈美丽的,神本应当是气度轩昂的,可在这个迷宫中,一切都不是。潮湿泥泞迂回黑暗的通道,形如昆虫丑陋的精灵,神经质而易怒的羊头怪神,这怎么会是我们常读的童话中的美丽世界呢?但哪怕是如此的一个迷宫,却也要比充满血腥的世界要来得好啊。当我看到Ofelia对着那丑陋可怖的昆虫轻声唤道”你是精灵吗?”我竟觉得些许心疼,这些本应当美丽的生物,却都被血腥与黑暗而污染了。如果是在一个和平的世界中,我们看到这样的怪物一定都会失声尖叫,而在身处战争绝望中挣扎的人们,常常把希望寄托在了己身之外的力量上,哪怕是看似怪物的神上。

总结可知:
俗世:对俗世的恐惧只存在于那些惧怕俗世的人的心中(参照母亲)
光明:其实很大一部分是别人给你的黑暗的附属品,而你还把它当做光明。(参照公主)
梦想:越单纯越容易实现,越不容易破碎,越美好(参照公主的看灯),而越复杂,越令人不安,越容易失去(参照母亲的永葆青春)。
权利和财产:其实都是一回事儿,产生与人的欲望-你也可以称之为本能(参见对于王冠的追求)

        但我想这些人都是极好的人。他们享受着圆满的亲情和爱,于是想不通为什么有人想要反抗,放弃这些。他们在灿烂的阳光下,看着在黑暗中发抖,挣扎着想要洗刷掉身上累年积攒着的污垢的我们,不屑地撇了撇嘴说到:“你看那怎么这么脏啊!”

Ofelia要回到她的王国中,就必须要完成三个任务,百般的艰难下她完成了前两个任务,可第三个任务,却要她用刚出生的弟弟的鲜血去换来打开通往自己王国的大门。她拒绝了,然后倒在了追来的上尉的枪下。她的弟弟,这个刚出世的婴孩,虽然留着残暴的法西斯的血液,却是这片土地明天的希望,是新生的西班牙的象征。在法西斯政权的统治下浸泡在自己子民血液中的西班牙,罪恶的历史是无法洗清的,但新生总是要到来的。对婴孩的争夺其实也表现了多个力量对西班牙的争夺–法西斯的垂死挣扎,革命者的奋力抗争,还有一个小女孩最纯真的梦想。Ofelia拒绝杀害这个孩子,也使得这片土地真正获得了新生。

众说纷纭的这个母亲角色,被各位套上了日久生情,为爱自私等等的外衣之后开始在豆瓣里扬眉吐气。
当然对于这样的现实的思考的确是好的。
不过对于这么一个出生在美帝主义观念下的“mother”,好像并不是我们天天呼唤着的“妈妈”。

其实在影片的过程中,我一度认为这是一部绝望至极的电影。因为喜怒无常的牧神,丑陋的精灵,无一不是现有的战争的世界的翻版,我不知道Ofelia是否只是从一个黑暗的世界逃向另一个黑暗的世界而已。但是影片的最后却还是给了一个看似完满的结局–Ofelia的灵魂回到了她的故国,因为最后一个任务是对她真正的考验,她不愿意用无辜的鲜血为自己开启大门恰好是其勇气的体现,她得到了故国的承认,终于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父亲,成为真正的公主。

请各位三思。

一个童话故事惯用的美好结局,我不知道是导演心中真实的期盼还是为了满足大多数观众的需要。但或许,这不能算是喜剧收场。因为当镜头回到Ofelia现实中冰冷的尸体上时,女佣在她身边悲恸的哭着。也许,那所谓自己王国、亲身父亲都不过是Ofelia死前最后的一点幻想和对童话故事的续写罢了。就如同那许多把希望与梦寄托在那遥不可及的天堂之中的许多人一样,我们在死前安慰自己好人一定能升入天堂,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漂泊的魂魄找一个臆想的落脚点罢了,而到底有没有魂魄我们又怎么知道呢?我们只是不能,也不敢承受如此丰富的人生,无论是幸福还是苦难的人生结束后,自己将再无感知,那是何等的空虚阿。灾难、挫折、惊恐都都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折磨,只有空虚才真正的令人害怕,不敢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我是一个坏心的人,我总是用最绝望的心情去揣测一个童话的美好结局。其实也许我也不过是在用这所谓的最坏的打算来抚慰自己,就算没有天堂,就算没有灵魂,就算没有来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我依旧按捺不住心中对天堂的幻想。

现世有着黑暗中的公主向往的阳光,但她不知道太接近阳光也会被深深刺伤,就如同用蜡做成翅膀飞向太阳的伊卡洛斯,被无情的骄阳烤化翅膀坠落而死。我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每个人总是该呆在那个最适合自己的世界中,就像黑暗中的公主,因为她的双眸是不可能承受阳光,而伊卡洛斯是不可能真正飞到太阳的身边的。

而我们,很多时候,也许只是一个在黑暗中偷偷的窥视光明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