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钢铁侠附体的福尔摩斯

“谢谢你们有这么古怪的口味”,刚刚揭晓的金球奖,小罗伯特•唐尼拿到了喜剧类的最佳男主角奖,在一番“没有准备,不知道该感谢谁”的说辞之后,他感谢了颁发这个奖给他的记者协会(金球奖的主办方)。他因为在《大侦探福尔摩斯》里扮演男主角,也就是歇洛克•福尔摩斯,而得到了记者协会的青睐。

本片一出,腐女当道。毕竟,盖•里奇都亲口承认了: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关系有些微妙,有那么一瞬间他们会爱上彼此。一时间,腐汁四射……其实,里奇这次施展的是吸星大法:《叶问》火爆了,他就让福尔摩斯耍咏春,来讨好中国观众;丹•布朗红透了,他就让侦探去对付神棍,福尔摩斯分析黑魔法地图那场戏,与《天使与魔鬼》何其相似。

    福尔摩斯是谁?在BBC的《神探夏洛克》出现之前,或者再早一些,在盖•里奇翻拍《大侦探福尔摩斯》之前,人们也许会毫不犹豫地想到那个身着黑色斗篷,头戴高礼帽的英国老派绅士。对BBC来说,改编文学名著似乎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所幸英国有着大量的文学经典作为储备,从莎士比亚到狄更斯,再到奥斯汀与勃朗特姐妹,只要英国人想拍,就不愁没有合适的长篇题材——当然,福尔摩斯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且不提柯南道尔在20世纪初创下的近乎奇迹的人气与销量,单是上世纪80年代的系列推理剧,就已经让这位大侦探在电视上着着实实火了一把。“唯一活着的福尔摩斯”——这是当时人们对该剧主演杰瑞米•布雷特的评价。然而时隔30多年,在DNA与犯罪心理学盛行的年代,这位善于研究血液和烟灰的绅士无疑已经成为古董,而同样,对于那些见惯了《犯罪现场》或者《犯罪心理》之类大场面的推理迷们来说,他们的胃口也变得越来越难以满足。无论如何,在这样的条件下重拍福尔摩斯实在是个比较冒险的选择。就像老派推理正在逐渐失去它的关注一样,今天的福尔摩斯显然也需要一些新鲜的伎俩和元素,才能够重新吸引到人们的眼球。

福尔摩斯的形象,随着时代的发展一直在变化,但作为传奇的人物,自然比生活中碌碌无为的男人强百倍。盖•里奇版的《大侦探福尔摩斯》,就在这种对“精英男”的渴求之下,也急急忙改头换面上场了。优雅的叼着烟斗,头戴猎鹿帽,手拿放大镜的绅士侦探已经过气了,取而代之的是身手矫捷,莽撞粗鲁,肌肉也无比发达的小罗伯特•唐尼。福尔摩斯的助手华生医生,更非老迈臃肿,思维迟钝。蓄上小胡子的裘德•洛,英明且沉稳的气质,甚至抢了玩世不恭的主角的风头。为了如今观众的口味,兄弟义也能拍出断臂情,行动总是最潇洒的。拍《卓别林传》没能火起来的唐尼,靠着一个放荡耍酷的漫画角色“钢铁侠”,顺利重归了一线。这股子劲头,再蔓延到一百多年前的伦敦,赚的可是今天的美元,哪管他是否符合历史背景和原著定义。

我就知道,又会搞成腐女的盛宴,原著里中年愚笨的华生蜀黍成了风流周党的裘德•洛,大脑发达的名侦探成了肌肉发达的钢铁侠,再加上盖•里奇对女主角的有意忽略,两个帅锅纠结在一起,不腐岂不是暴殄天物?
断背了吗?如果按照柏拉图爷爷的精神恋爱理论,还真不好说。不过作为一个性取向很庸俗化的男观众来说,我其实没大看出来。柯南道尔的原著里,华生对福尔摩斯是无限崇拜的,威格拉姆的同人漫画我没看过,盖哥显然又在电影里同人了一把,但是裘德对唐尼的感情炽热程度也没有超出爵士的原著吧?
对电影作品而言,腐女们简直就是魔鬼,被她们YY一遍,遇神杀神,管你原作是什么味道,通通在“断背”二字上了断。当然解读电影是每一个观众的权利——天赋的“自然权利”(Natural
Right),腐女们这么做也是她们的自由。再者,对于发行商来说,腐女绝对是一群可爱的小魔鬼,有了她们的口耳相传,票房不愁不好。本片中还是裘德和唐尼的二人转小菜,等到下一部布拉德•皮特版的莫里亚蒂教授出来,那就真的是3P大餐了。

“古怪的口味”真的很适合这部电影,看过柯南道尔原著的人们,千万不要指望你能在里面看到那个披着大氅、戴着法兰绒帽子、脸型瘦削,手指细长的侦探。可能唯一和原著还比较贴近的,就是著名的烟斗,但不得不承认,小罗伯特•唐尼版的福尔摩斯把烟斗抽出了完全不同的风采。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来演福尔摩斯。老实说,看电影之前我实在想象不出,除了都是瘾君子(福尔摩斯从《四签名》开始注射可卡因),小罗伯特•唐尼和福尔摩斯还有什么共同点。有了因吸毒二进宫的案底,唐尼就算拿着烟斗,都会让人以为他毒瘾又犯了,不如干脆给他一支针管。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是个与爱情格格不入的剩男,对尸体的兴趣远超过女人体;而唐尼太花花公子气,眼神深情得让你想脱衣服。唐尼没有福尔摩斯的鹰钩鼻,福尔摩斯没有唐尼的拉碴胡子;唐尼没有福尔摩斯的瘦高个,福尔摩斯没有唐尼的腱子肉。最让我担心的是,这个以演《卓别林传》起家的家伙,会把侦探之王整成一个小丑。

由此看,BBC公司却似乎是有着某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态度。通常而言,对于那些刁钻的、渴望从银幕上不断寻找惊喜甚至奇迹的观众来说,炒冷饭永远不是好的选择,而事实上,BBC开始也并未对该剧抱有很大信心。他们在2010年小心翼翼地推出了该剧的试播集时,并未想到它会收到相当不错的反响。令他们惊讶的是,这个有点“阿斯伯格综合症”式自闭,喜欢将尸体零件与晚餐的牛排混冻在一起,时常嘲笑同伴,并且有着一头惹人喜爱的卷发的夏洛克,竟然从一出现就赢得了人们的关注和掌声。《神探夏洛克》第一季一经推出,收视率爆棚,本尼特也由此从一位常在各种电影和电视剧里打酱油的小角色摇身一变,成为美图采访满天飞,新闻八卦不断的一线小生,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角色会给他带来如此之大的成功。“当剧组围在一起紧张等待试播的时候,我还在路上塞车呢,而第二天一早却有人打电话通知我说,我的福尔摩斯火了。”——在一次采访时,本尼特如是说。《神探夏洛克》的成功就像是一件意外的礼物。于是BBC公司当然乘胜追击,在2012年初又推出该剧的第二季,紧张刺激的剧情和每季只有三集的小容量吊足了人们的胃口。然而这一次淡定的却好像是剧组——下一季的档期已经排到了2013年,看来真是要让喜欢这位萌侦探的追剧迷们好等了。

        热爱侦探推理片的观众不少,大都对自己的智商报有信心,喜欢和片中的人物一起动脑筋,看到一半就想把大反派揪出来。可偏偏盖•里奇的这部《大侦探福尔摩斯》要让他们失望了,小罗伯特•唐尼和裘德•洛的型男搭档,纯粹是用来“看”的,不需要动脑子,因为坏人早就自我暴露了。案件的破解,并非源自杰瑞米•布雷特那种自信笑容后的推理,而是靠唐尼的拳头,一场场打出来的答案。船厂和伦敦桥上的肉搏战很精彩,却无法掩盖推理环节的薄弱和缺漏。也许会有人辩解,这个电影版改编的是漫画,而不是柯南道尔的原著。如果这样理解,倒不如把主人公改个姓名,搬出贝克街,另造一套新的侦探传奇。

套用鲁迅先生评论罗贯中的话,柯南道尔“状福尔摩斯之多智而近妖”,大侦探其实是一个理性主义的魔鬼。上知天文,下懂地理,业余时间做数学题解闷,天天泡大英图书馆还把座位下面磨出了脚印;此外,他还是一个超一流的造型师,精通各种微整型技术,再加上热爱背包旅游,瞧这素质,有他破不了的案子?当然,原著搞到后面,福尔摩斯的心理学造旨也有点夸张,他的探案理念以本格进,却以变格出。
福尔摩斯诞生的时节正是英国第二次工业革命如火如茶的年月,被文艺复兴埋种、启蒙运动激活的理性主义星火早烧成了燎原之势,这是一个理性万岁、人定胜天的时代。用马克斯•韦伯的话来讲,世界早已经祛魅,什么魑魅魍魉,在理性大神福尔摩斯的山人妙计下,通通露出马尾。盖•里奇玩了一个花招,大Boss布莱克一开始被塑造成一个超自然的黑巫师形象,影片看到一半时,我还真以为这次柯南道尔遭遇到了J•K•罗琳,心中暗想:乖乖,敢情盖•里奇也是文科生啊,对二十世纪的非理性思潮吃得如此透?居然拿日不落帝国的理性主义代言人祭旗了?

这个福尔摩斯,很像是一个来自爱尔兰的蓝领工人,套个去年春晚开始流行的说法,非常地“纯爷们”。影片的开始,这个长得虎头虎脑的福尔摩斯阻止了一个类似邪教组织的现场犯罪。出场没有几分钟,他就展示了一番硬桥硬马的西式搏击术,扫清了一个把风的小喽罗看守的道路。这种展示肌肉的冲动,一直延续贯穿了影片剩下的部分。有《搏击俱乐部》一般的地下拳击比赛,慢镜头会告诉你福尔摩斯是如何灵活地击败了比他大好几号的对手,还会告诉你,福尔摩斯有结实的肱二头肌,更有优美的六块腹肌。尤其是码头造船工厂迎击一个秘密组织派来的超级杀手时,福尔摩斯要应对该杀手用一整艘船作为工具,来击打他和华生医生,上演各种打斗与闪躲,有种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扮演的著名角色)附体的感觉,唯一的区别只是没有那些神奇的高科技铠甲。

算起来,唐尼已是第76代福尔摩斯了——他的75个前任,留下的电影就有211部。但如果说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福尔摩斯的形象不外乎两个。
1939—1946年,一个叫拉思伯恩的家伙,连演了14部福尔摩斯电影,片中他几乎永远一副“格纹斗篷+格纹猎鹿帽”打扮。这套专用战斗装备,后来就跟超人的内裤、孙猴子的虎皮裙一样,成了注册商标。直到1984年,杰里米•布雷特颠覆了这个形象。他很少穿斗篷、戴猎鹿帽,因为他知道,在伦敦城里,这副打扮就跟“犀利哥”一样拉风,而作为一个侦探还是应该低调一点。他把福尔摩斯改造成了戴礼帽、穿燕尾服、手持文明棍的英国绅士,把这个侦探演绎地像奥黛丽•赫本一样优雅——布雷特曾因长得酷似赫本,得以在《战争与和平》中出演赫本的哥哥。他几乎一出现就征服了所有的侦探迷,如果说别人是在演“福尔摩斯”,而他就是“福尔摩斯”。

    无独有偶,不只是BBC对福尔摩斯重拾信心,好莱坞似乎也有心从这位老牌侦探身上再挖上一桶金。也许盖•里奇只是在某天夜读时偶然翻到了《福尔摩斯探案集》,又或者他从很早就对这位老派侦探的一本正经感到厌烦,总之在《大侦探福尔摩斯》中,拍惯了黑帮片的盖•里奇似乎打定主意要把这位侦探弄成一副亦正亦邪,黑白通吃的模样,联手小罗伯特•唐尼和裘德•洛,将福尔摩斯的严肃精干一举颠覆,生生改造成为一枚热爱卖萌搞怪,喜欢奇装异服,迷恋吗啡以及充满异域风情的美女的邋遢怪大叔。很难说《大侦探福尔摩斯》是不是充当了《神探夏洛克》的前哨,或者这部叫座却不叫好的片子让人们开始期待英国人自己的福尔摩斯,总之,这两部片子都收到了不错的效果。BBC制造出了一部潜力巨大的迷你剧,盖•里奇也收获了不错的票房。而福尔摩斯先生,当然也跟着又出了一把风头。

也可以说,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英雄,盖•里奇并不想重复前人不紧不慢的老故事,推理侦破也并非他的强项。《大侦探福尔摩斯》作为一部好莱坞娱乐大片,做到了元素丰富,节奏紧凑,主角也足够票房号召力。侦破片中常常出现的“场景重现”手法,在盖里•奇手中变成了展示动作的耍酷场景。唐尼版的福尔摩斯,也成了他手中的一颗玻璃弹子,在充满偶然性的台面上冲撞,无法把握住案件的走向,甚至还要像《亡命天涯》里那样沦为通缉犯。盖•里奇尽量保留了自己的风格,但抛弃了多线叙事,又弱化了反派智商的局面,还是沦落到好莱坞的俗套里。一出场就惊艳狠辣的艾琳,在随后的剧情中却变得柔弱,更像是个“邦女郎”,而此刻的福尔摩斯,则真是被007灵魂附体。布莱克•伍德的邪教团体,论玄机也就是《达芬奇密码》的级别,故弄玄虚不堪一击。惊天阴谋漏洞时出,严密推理只供调情,兄弟情谊若即若离,反倒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莫利亚地教授,给续集留下了些悬念。

到最后还是翻了包袱,布莱克者,抽劣的舞台魔术师耳,靠着刘谦的功夫想吃掉英国议会,意图抢在墨索里尼和斯大林前头建立极权社会,当然会鸡飞蛋打。不过这也无意间勾勒出了独裁者们的漫画形象。极权社会何以建立?不就靠着人间天国的许诺和意识形态神话的营造?而这种意识形态神话营造又必然落实在独裁者个人形象神话的塑造上*,原始的君权神授被改头换面成法国大革命式的“人民”头衔而已。罗伯斯庇尔最终玩火自焚,布莱克也难逃此命——当然,电影里的布莱克主要靠的是托和生物、化学实验,外加巧妙的媒体炒作,这怎么瞒得过唐尼版福尔摩斯的火眼金睛?
不亏是埃德蒙•柏克的同族人,盖•里奇拍电影总还有点保守主义的潜在情怀,自由的传统一定要保有,福尔摩斯跟杀人犯斗太没派了,撑死就是个《无耻混蛋》,这次跟极权野心家斗,其乐无穷。不过话说回来,保守主义其实是置疑人的理性的,用福尔摩斯的理性来揭穿布莱克的神话,那还得寄希望于福尔摩斯个人华盛顿般的个人情操上,万一歇洛克蜀黍动点歪脑筋,英镑上估计印的就不是女王了。

这些动作戏,恍惚间会让人有些困惑,侦探究竟是靠脑力来劳动,还是靠体力来劳动的呢?如果以前柯南道尔的小说,让人们的印象偏重于脑力的话,那这部电影一定是来提醒人们,做侦探也是一个体力活,体能不足,光抽烟斗研究科学,是没有用的。柯南道尔笔下那个潜心笔迹学,注意推理逻辑性的英国绅士,变身蓝领之后,就会因为没有接到工作,而烦闷到枪击墙壁,用子弹在墙上射出一些字母;性情也与冷静、沉稳之类的词似乎毫无关系,好像一个有人际交往障碍的怪人。而且他还对搭档华生的个人生活十分不满,似乎就希望华生陪伴在他的身边,甚至不惜对华生的未婚妻口出不敬。而他自己又对一个国际女神偷着迷不已,还要上演在屠宰场这样重口味的地方英雄救美的戏码。看着女主角身后一扇扇猪肉被工业革命带来的大机器麻利地对半切割开,福尔摩斯和华生都一脸肮脏地在猪肉林中挣扎,钟情于原著里那个形象的人,大概心中只会有一个词:情何以堪。

连盖•里奇也承认,布莱特无论是气质,还是外形,都最忠实原著。因此在选角问题上,相信里奇经历了和当年李白一样的苦恼: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而就在此时,一身钢铁战袍的唐尼找上门来。据说一开始,里奇嫌唐尼有点老,因为剧本设定在1889年前后,福尔摩斯35岁,而唐尼已经44了;但这点理由在《钢铁侠》全球热卖的重磅炸弹面前,是软弱无力的。何况唐尼为表诚意,更是只身前往里奇家中一夜长谈,两个不羁的男人就此一拍即合。

    比较这两版改造过的福尔摩斯,也许我们能够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首当其冲的,仍然是BBC改编剧一贯的高度忠于原著的风格。很难想象英国人会把属于自己的文学名著折腾得面目全非。虽然这个新的夏洛克生活在21世纪的伦敦,利用手机或DNA检测等高科技手段,而不是那些盛着花花绿绿的化学试剂的烧瓶来追踪犯罪线索,但是他仍然遵循着柯南道尔所发明的“演绎法”,痴迷于243种烟灰的观察和推理。如果说本尼特的福尔摩斯与传统的有些区别的话,无非就是他更迅速的思维或者更明显的怪癖。也许这个小眼睛的夏洛克对着镜头噼里啪啦说出一大串证据和线索的行为更像是《生活大爆炸》里的物理系宅男谢耳朵,但是他毕竟还是住在贝克街221号B的夏洛克——英国人是绝对舍不得让他们的国宝级侦探失掉任何不列颠元素的。英式的严谨、内敛、冷幽默,还有白金汉宫的下午茶、烟灰缸和女王,这些已经成为英国名片的东西仍然作为文化符号贯穿在影片中。

看完这个版本的《福尔摩斯》,观众们会对自己的智商很“满意”-大侦探也不过如此,像个热血刺头那样误打误撞,打完了再回想,才发现自己的“大烟枪”很值钱,对面的敌人很笨拙。

我英语听力没那么好,也听不出唐尼操的是伦敦口音还是唐山口音,腐女们YY是腐,我往理性主义、保守主义上瞎掰也是腐,看电影嘛,各人找各人的乐子。
影评嘛,说穿了也就一个“腐”字了得。
不腐不足以平民愤,然也。

而说到科学,这部以体能和冒险来诠释福尔摩斯特征的电影,一开始还真的很容易让人彻底把科学这个词抛往脑后,或者至少会把我们所了解的现代意义上的科学彻底忘记。幽暗的伦敦街区,伏地魔一般会“死而复生”的头号男反角,各种很难说是科学仪器,却很像是炼金术士所用的器具,还有各种诡秘的圣殿式建筑,这一切都会让哈里•波特这个名字不停地浮现出来,很多时候都不禁要担心,福尔摩斯会不会走进9又3/4站台,突然就消失了,甚或觉得,他如果突然开始扔掉枪,而是挥舞一支魔杖,似乎都是有理由的。编剧把福尔摩斯从一个单纯的侦探,上升到了拯救世界的大英雄的地位。果然是所谓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一个能打能跑还顺便能推理的大侦探,不拯救一下危难之中的世界怎么行呢?不过,这样一来,又让人忍不住想起了日本的《名侦探柯南》的剧场版,也是有很多次需要拯救世界,简直让人怀疑编剧会不会是一个日本漫画爱好者了。

看完电影后,我不得不羞涩地承认,我被唐尼这个老男人征服了。我又找出了布雷特当年的影像,像看前女友的照片一样,匆匆扫了两眼,然后绝情地扔进“回收站”:从此我心中的福尔摩斯,属于唐尼。喜欢唐尼什么呢?说不清,就觉得他花白的拉碴胡子,是他身上最性感的毛;用弹“冬不拉”的指法,弹(不是拉)小提琴,散发着气死帕格尼尼的艺术气质;甚至喜欢他乱蓬蓬的头发,略显松弛的眼袋,废品站似的卧室……就像女人喜欢闻自己男人的臭脚丫。现在这个时代,老男人越发吃香,四五十岁迷死人,想那18年前的“卓别林”怎比得上如今的唐尼?如今的他,即使一身胡铁花的打扮,也能演出楚留香的气质;一个醉眼惺忪的眼神,都能让你心头鹿撞。

    相比之下,好莱坞的福尔摩斯似乎更在乎功夫、美女、神秘的吉普赛人、环球旅行或者英雄拯救世界之类的事情。那个乌烟瘴气的旧伦敦或者地下拳击比赛总会让人想起盖•里奇拍惯了的黑帮片,而推理的明显缩水,以及那些更像为3D效果服务的大场面则标志着这是一部好莱坞大片而非小成本推理剧。《大侦探福尔摩斯》里的追车桥段放在《加勒比海盗》之中似乎也未尝不可,然而倘若让小罗伯特•唐尼真的觐见女王,或许场面会更有“小弟见老大”的风味。无可厚非的,美版的福尔摩斯更具有颠覆性和原创性,但是这枚卖萌搞怪的大叔究竟是否还可说是福尔摩斯,却显得越发可疑。如果人们喜欢看异装癖或者小聪明,或许老杰克船长是更好的选择。很明显,对于福尔摩斯这种著名的形象,只记得他住在伦敦或者身边有个叫华生的家伙显然是不够的,那些积淀在他身上的文化传统似乎更为重要。“如果柯南道尔再生,他也会认同这个福尔摩斯”——《神探夏洛克》的粉丝如是说。这样看来,即便英国人的福尔摩斯重生在24世纪或者银河系的另外某个星球,那种随处可见的地道英伦腔依然能让把他带回柯南道尔的小说中,使他更像是土生土长“不列颠”,而不是各种文化混杂的舶来品。
当然,要炒出一盘成功的冷饭,需要的不仅仅是对原著的忠诚。重拍福尔摩斯的导演们想出的办法,自然也不会只是改变年代或者故事这样简单。事实上,就是说这两版新福尔摩斯具有很强的时尚性也不为过。福尔摩斯是宅男?是的!他是萌系正太?基本正确!他和华生出双入对?Bingo!他是高科技爱好者?好吧,至少他还知道博客这回事……事实上,无论是BBC还是盖•里奇,尝试给福尔摩斯的故事中加入一些新时代的元素的意图都是显而易见的。当观众津津乐道于“阿福与花生”这样的小段子的时候,福尔摩斯的新魅力自然也就得到了生发。今天的观众喜欢什么?这永远是翻拍经典要最先解决的问题。相比新红楼或新水浒那种上不来下不去的处理方式,福尔摩斯可以算是成功地逃过一劫。无论是好莱坞搞怪动作片,还是BBC腐宅情节剧,总之新的福尔摩斯系列是可以自成体系,自圆其说。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独立的叙事逻辑、成熟的商业制作以及敏锐的市场嗅觉使这两部片子不致成为狗尾续貂。改编经典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许福尔摩斯的重生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样本。

Luc,2010年2月
平媒稿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造神运动通常也会延伸到独裁者们的理论导师那里。

好莱坞出名的美男裘德•洛(Jude
Law)扮演的华生医生的形象,与原著小说里的谨慎小心有不小差别,居然是一个赌徒。他也远不是原作里那般矮胖,,行事有一尘不染的做派,简直就是维多利亚年代的时尚青年。小罗伯特•唐尼相反就像一个错走到了伦敦街头的波德莱尔,很难说他像一个侦探,倒是更像一个在那个年代被视作放浪形骸的诗人。他们俩之间被拍出来的兄弟情谊,也如同《魔戒》之类电影当中的男主角之间的关系一样,让人有些浮想联翩,当然这也是最近这些年好莱坞电影的又一个新卖点:看花样美男玩暧昧。

别以为里奇的唐尼版福尔摩斯,有了性感,就背弃了原著;之前比这离谱的有的是:二战期间,哥伦比亚公司出于鼓舞民心的目的,电影里福尔摩斯面对的恶棍居然是纳粹;第三任007罗杰•摩尔的《福尔摩斯在纽约》,竟让禁欲主义者福尔摩斯,跟艾琳•艾德勒有了私生子!
而在某种意义上,里奇是非常忠实于原著的,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伦敦人,他在片中完美再现了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城:浓雾、煤气路灯、鹅卵石铺的街巷、戴圆顶头盔的警察……本片的决斗地点设在尚未竣工的伦敦塔桥上。我原以为是里奇玩的穿越,因为我印象中,原著从未提及这个著名建筑。但查证的结果是,该桥始建于1886年、1894年完工,与本片的时间设定完全契合!

    那么,福尔摩斯的故事还会继续么?当然会!这倒是给了推理迷们一个很好的悬念和期待的理由。就像两版福尔摩斯的故事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莱辛巴赫瀑布》作为结尾那样,我们的夏洛克先生当然也会在众人的期待中华丽丽地复活。据说当年的柯南道尔是因为长期的创作不胜其烦,于是一气之下,将福尔摩斯和他的死对头一起推下山崖,然而未料此举却遭到了全英国福尔摩斯迷们的集体声讨——爵士先生的信箱几乎被读者来信塞爆,无奈他只好又让这位侦探神奇地复活。当然,BBC或者好莱坞是不会让今天的观众这样望眼欲穿的。《神探夏洛克》第三季已经开始筹拍,预计会在2013年上映,而盖•里奇的福尔摩斯虽然还没有动静,但也未尝不可期待。总之,贝克街221号B是永远不会冷清的,而无论我们的大侦探以怎样的方式现身,他也总会魔术般地带给人们惊喜。福尔摩斯与华生这对冤家会带来怎样的新故事呢?不如一起拭目以待吧。

(南方网专稿)

这个剧本本身,改编自欧美流行的漫画版《福尔摩斯》,作者莱昂纳尔•威格拉姆(Lionel
Wigram)也是电影的制片人和编剧之一。而导演则是导演过《两杆大烟枪》等等的盖•里奇(Guy
Ritchie)。他们俩的出现,基本就可以解释这个电影何以呈现如今这个面貌的原因了。威格拉姆是赋予福尔摩斯和华生动作英雄内涵的人,他曾经说过这是对两个人的新发掘,柯南道尔对他们的描述里本身就包涵了这些潜能。而盖•里奇则成功地将他心目中集中了蓝领青年的伦敦城区穿越时空地搬回了维多利亚时代,除了色调上的区别之外,很多场景都让人想起了几年前同样描述维多利亚时代的犯罪片《来自地狱》,而后者的罪案主角,就是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两部电影里也都出现了秘密会社,照此来看,产生一部《福尔摩斯大战开膛手杰克》的电影,也并非不可能。倾心原著的人,可能会对这部电影心生抗拒,但热爱这部电影的人同样很多,它甚至成为了盖•里奇在市场上最成功的电影,也许维多利亚时代没有被过滤过的生活本来就是如此,并没有那么多传说中的绅士。

在剧情上,我也做了些小小的考证,希望有兴趣的朋友来补充:
●本片故事发生的时间,大约是1889—1890年。这期间,华生与梅丽•摩斯坦小姐结婚后,离开了贝克街。而福尔摩斯在《波西米亚丑闻》中,认识了艾琳•艾德勒;其后侦破了“红发会案”,而本片中艾琳要福尔摩斯找的正是一个红头发侏儒;接着,福尔摩斯和华生为追踪莫里亚蒂教授,去了欧洲,这应该是续集的故事了。

《海南日报》副刊稿,转载请注明,谢谢。

●艾琳•艾德勒的照片。影片中,艾琳几乎是从天而降,她与福尔摩斯的暧昧关系,只是在台词中一笔带过,并且与原著完全不同。不过有一个细节,可能只有骨灰级书迷才能会心一笑:福尔摩斯乘艾琳不注意,赶紧将摆在床头柜上的艾琳的照片盖下。
原著中艾琳是福尔摩斯唯一倾慕的女性,因为在那场斗智中,艾琳占了上风,让福尔摩斯从此不敢嘲笑女人的智商。而破案后,福尔摩斯得到的酬劳就是艾琳的照片。
尽管原著一再声明,福尔摩斯对艾琳的感情无关乎爱情,但很多电影都饶有兴致地拿这做文章。毕竟,不是所有的观众都非“腐”即Gay,让福尔摩斯过上《史密斯夫妇》式的幸福生活,也能让影片多一分喜感。

●莫里亚蒂教授。本片中,莫里亚蒂还是个“黑人”;不过即使在原著中,他也只是个传说,从未正面出场。据福尔摩斯自己说,他的人生理想就是战胜莫里亚蒂。1891年,两人决战后,双双下落不明(《最后一案》)。
有信息称,续集中终极BOSS莫里亚蒂教授,将由布拉德•皮特出演,想想皮特有跟着里奇《偷拐抢骗》的交情,这个消息或许靠谱。这也让《福尔摩斯2》更令人期待,但影片今夏才开拍,只好先拿《钢铁侠2》聊解相思之苦。

我个人并不喜欢《钢铁侠》,那身傻里傻气的铁甲,加上过炫的特技,使演员的表演反成了聊胜于无的摆设;还是《福尔摩斯》好,世上没有比“心有猛虎嗅蔷薇”的老男人,更让人心动的了。

【真情链接】《钢铁侠2》:有多少爱可以胡来http://movie.douban.com/review/3248736/

相关文章